凶手训练营 03:学生

发布于 2022-04-07  26 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宴会厅里的人在警察登记完后,纷纷离开。
  公孙揉揉眉心,离开大厅,向电梯走去。
  看着沙丁鱼罐头一样满满当当的电梯,公孙觉得有点反胃,摇摇头,决定还是走楼梯下去吧。
  推开楼梯间的门,刚想向下走……突然,胳膊让人用力一拽。
  公孙连惊呼都来不及发出一声,就被拉进了无人的转角走廊里。
  抬头,就见白锦堂笑着出现在他面前。
  公孙抬头瞪他:“你到底想怎样?!”
  白锦堂耸耸肩:“哦,刚才你帮了我大忙,我在想要感谢你来着。”
  公孙抬起头,盯着白锦堂的眼睛看了一会,轻轻说:“你想感谢我啊,那简单。”
  白锦堂微微一愣,又要低下头去想亲,就见眼前寒光一闪,本能地伸手抓住公孙举到半空的手腕……就见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
  “喂喂~~”白锦堂赶紧退开两步,“你怎么动不动就亮刀子?”
  “你不是要感谢我么?”公孙恶狠狠地说,“正好,我早就想试试活体解剖了!”
  “呵呵~~”白锦堂不怒反笑,“你知不知道,我就是喜欢你这个样子!”
  “混蛋!我宰了你!”
  “随你随你,你想要的话,命给你没问题~~”
  “谁要……你手拿开!
  ……
  楼梯间里,丁兆惠拿出手帕递给丁兆兰:“给!擦擦口水……”
  丁兆兰接过,擦了擦口水后,又递回去:“还你!擦擦鼻血……”
  “不过话说回来,老大还真是……”
  “流氓啊~~~~”
  “我送你回去吧。”白锦堂不无温柔地说。
  “谁要你送?!”公孙狠狠推开白锦堂,转身想走。
  “没关系,反正顺路!”白锦堂拉住公孙往返方向拖,“这边有专用电梯。”
  直到被白锦堂拉下楼,塞进汽车,公孙还在纳闷,什么叫“正好顺路??”
  看着白锦堂把钥匙□隔壁房间的大门,公孙惊得张大了嘴。
  还来不及说什么,又见不知何时跟来的丁家双胞胎,把钥匙□了隔壁的隔壁的大门。
  怒极……
  “你……你们……”
  白锦堂把惊诧的公孙推进了房里,关上门。抬头,就见巨大的落地窗,紧闭的窗帘。
  “你好像这几天都住在警局里是不是?” 拉公孙到窗前,伸手拉开窗帘,入眼的,是璀璨的夜景。
  公孙呆愣地看着对面那座原本黑洞洞的破旧大楼,竟然变得灯火辉煌,一派正在装修的繁忙景象。
  “这片地区很有开发潜力,我已经买下来了,那里……”说着,伸手指指那扇原本令人毛骨悚然的窗户,道:“白氏集团总裁的办公室!”
  “……”公孙有些不自在,“你,用不着……”
  “啧啧啧……”白锦堂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那里视觉角度最好,你看得见我,我也看得见你。你每天晚上,都可以安安心心地睡。”
  ……
  公孙转回头看他,第一次有了些许认真,却听白锦堂补充道:“对了,我在墙上开了个洞!”
  顺着他所指导方向望去,公孙发现墙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原本没有的巨大门洞,两个房间——贯通。
  ……
  “白锦堂!你给我滚出去!你个心理变态!!”
  “你第一次叫我名字啊!”
  “滚!给我滚出去!”
  ……
  是夜,白锦堂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公孙把他扔出来之后,就用家具把洞堵上了,“唉~~”叹出今晚的第30口气——这人,怎么这么别扭呢?
  次日清晨,神清气爽的白玉堂和展昭刚到S.C.I.,就被包拯叫进了局长办公室。
  “怎么看?”包拯把一份文件扔给两人。
  打开一看,果然就是昨晚的案子,和另外的几起狙击步枪杀人的案件。
  “不像是职业杀手。”白玉堂翻了翻文件,“手法不太专业!”
  包拯点点头:“这才是最让人担心的!”
  展昭看着资料皱眉:“昨天那个杀手是M大的学生?齐磊,他才刚满二十?”
  包拯继续点头:“这案子有些奇怪,威尔森博士和乔恩金都是外籍的名流,事件受关注度比较高,你们给我在半个月内破案!”
  白玉堂挠头:“包局,你又给下时间限制啊?!”
  展昭也在一边附和:“就是呀。”
  包拯好笑地看着两人:“你们两个小崽子,少给我一唱一和的,半个月破案,晚一天,就给我去扫一年厕所!”
  S.C.I.的众人就见白玉堂和展昭怒气冲冲地走进来。
  “马汉!”
  “头?”
  马汉看到白玉堂面色不善,立刻乖乖跑过来听命。
  “带技术组到四个案发现场去调查!”
  “是!”
  “王朝张龙,去调查那几个被害者的底细,还有那个什么教授和什么明星。”
  “是!”
  “徐庆,去查枪是从哪里来的!”
  “是”
  “给我半个月内破案!”
  “哈??”
  白玉堂看着眼前的部下,笑呵呵地说:“晚一天,就给我去扫一年厕所!”
  众人赶忙鸟兽散……
  展昭白一眼拿部下出气的某只老鼠,小声嘀咕:“哼,小人得志!”
  白玉堂斜眼看他:“死猫,你嘟囔什么呢?”
  “我们怎么办?”展昭歪头问。
  “呼……”叹气,白玉堂拿起桌上的资料,“去M大,查查那个齐磊的底!”
  M大,是一所私立的三流大学,学生的习性和穿着打扮,跟C大的完全不同。白玉堂和展昭来到了法学院的办公室——没错,齐磊是法学系的学生。
  贾郑岩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老师,他是齐磊所在的04届法学2班的班主任。
  他热情地接待了展昭和白玉堂,据他对齐磊的介绍,那是个很不合群的学生,在宿舍住了半年,就搬出去自己租房住了。
  “为什么?和宿舍里的人不和么?”白玉堂问。
  “嗯……”贾郑岩犹豫了一下,说道:“齐磊有病,不能和同学一起住。”
  “什么病?”
  “……梦游……”
  “梦游?”白玉堂和展昭惊讶地对视了一眼。
  “能不能具体说一下?”展昭很感兴趣地问。
  “当然。”贾老师点点头,“齐磊曾经多次,半夜起来袭击自己的室友,他会放火,打人……最严重的一次,差点把自己的下床给闷死。”
  “你们怎么知道他是梦游?”展昭皱着眉。
  贾老师叹了口气:“齐磊虽然平时不太爱交际,但是为人很温和,据他的室友说,他晚上袭击人时,就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凶悍异常……而且,事后齐磊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
  展昭低头不语,似乎是在出神,白玉堂又问了贾老师几个问题,这期间,展昭一句话也没说,蹙眉沉思。
  问话结束后,展昭终于说话:“他住在哪里,老师知道么?”
  “哦,联系方式上有记录的,我把地址抄给你们。”
  贾郑岩拿出便签写下地址,边说“具体情况,你们可以去问问乐队的人,他们应该最清楚。
  “乐队?”
  “齐磊在音乐方面很有天分,贝斯弹得很好,和学校其他几个学生组了个叫“沸点”的乐队,在这个学校里,也算是小有名气,听说最近还有唱片公司想给他们发唱片。”
  “我们在哪里可以找到其他的乐队成员?”
  “哦,在学校的活动室里,就是后面那幢红色的三层楼。”
  贾郑岩看看表:“他们每天下午都会到那里练习,你们进楼就能听到响动的。”
  两人走出了法学院的办公楼。很没方向感的展昭原地转了三圈,想去找那个什么活动室。
  白玉堂看表:“猫儿,十二点啦,不当不正的,吃了饭再去吧。”
  ……展昭被白玉堂一提醒,才感觉肚子已经咕咕叫了。
  “吃什么呢?”原地又转了三圈,白玉堂在展昭把自己转晕之前,拉着他往校门的方向走去。
  “去哪里?”
  “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校门口有家看起来很不错的日本料理店。”
  “日本料理?”展昭一听就来了兴致“SUSHI!SUSHI!我要吃鲑鱼太卷。”
  “好,好,鲑鱼太卷。”
  “还要吃沙丁鱼卷!”
  “嗯,嗯,沙丁鱼卷。”
  “还有三文鱼!”
  “嗯,三文鱼。“
  “鲷鱼刺生!”
  “怎么都是鱼,你真是猫啊?”
  “瓦沙比!”
  “不准吃芥末!”
  “为什么?!”
  “胃不好的人不准吃!!”
  “哼!”
  两人走进了校门口那家日式料理店。
  “对了,猫儿。”白玉堂找了一个比较僻静的桌子坐下,“你刚才心不在焉的,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展昭在他对面坐下,接过菜单点餐,“我还不能很确定,只是怀疑。”
  “怀疑什么?”
  “嗯……”
  “说啊!死猫,吊人胃口。”
  “我觉得齐磊当时的状态,不像是梦游。”展昭拿筷子戳着眼前的鳗鱼饭。
  “怎么说?”
  “一般来说,梦游症在成年人身上发生的几率非常小,而且,大多都没有什么目的性的,就表现来说,也就是随便走走什么的,状态也应该是迷迷糊糊的。”展昭沉思着,继续戳鳗鱼饭。
  “他老师说他当时异常凶悍,行完凶后又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白玉堂盯着那碗可怜的鳗鱼饭。
  “这是最奇怪的!”展昭道,“梦游主要是人大脑皮层活动的结果。大脑的活动,包括“兴奋”和“抑制”两个过程。通常,人在睡眠时,大脑皮质的细胞都处于抑制状态之中。倘若这时有一组或几组支配运动的神经细胞仍然处于兴奋状态,就会产生梦游。梦游行动的范围往往是梦游者平时最熟悉的环境以及经常反复做的动作……”
  “猫儿。”白玉堂用筷子敲敲展昭面前的碗,“你又开始不说中文了。”
  展昭白他一眼,拿起一个大寿司卷,“简单地说,梦游的人不太可能性情大变!而且,事后一段时间,他还会想起来,感觉梦境里发生的,就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张嘴,咬。
  白玉堂想了想:“你是说,他是故意的?”
  展昭叼着寿司摇摇头:“嗯……不像。”
  “那是什么?”
  “……我现在没法证实,所以想看看他的生活环境。”展昭继续和食物做斗争。
  “……该不会又是个疯子吧?”白玉堂无奈叹口气,“这年头怎么那么多人不正常啊?”
  展昭拿着炸虾指他:“白老鼠!不许你再说‘疯子’两个字!”
  呯~~~
  展昭的话还没说完,不远处的一张桌子被掀翻,随即,传来了争吵声。
  “你有种再说一遍?!”
  两人转头望去,就见靠近门的一桌,有两个人正在争吵。
  一个人揪着另一个人的衣领,恶狠狠地骂了两句后,就一顿拳打脚踢。
  白玉堂和展昭惊骇地发现,凶神恶煞揍人的是个女的,被揍的得毫无还手之力的,是个男的。
  那女的一声黑色的紧身衣,打扮得有点朋克,揍完人后,还狠狠地啐了一口,转身离开。
  “嘶~~”那个被揍得脸上青紫一片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骂骂咧咧地道,“不就是只校园乐队么,拽的跟什么似的……”
  扔下钱,转身也走了。
  吃完饭后,展昭和白玉堂首先按照贾老师抄给他们的地址,找到了齐磊在学校附近的住处。
  那是一处集体宿舍氏的廉租房,两人走上楼,敲门,没人。
  “看来他一个人住。”展昭四周张望了一下,“去找管理员要钥匙?”
  白玉堂摆摆手:“上哪去找什么管理员啊?太麻烦了。”说完,抬起脚,对着门的中部踹了一脚。
  “哐”地一声,大门洞敞。
  扑面而来的怪味让两人都皱起了眉头,正想往里走,就听一声大喊:“站住,你们什么人?!”
  转头,见站在不远处怒目而视的,赫然就是刚才在料理店里揍人的那个,朋克女。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