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训练营 05:训练营

发布于 2022-04-07  23 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齐乐拿来了电脑,但是却不知道密码,白玉堂和展昭决定把电脑带回局里让蒋平处理一下。
  对乐队其他几位成员的问话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出乎意料的,几个学生之间的感情很是深厚,悲痛之情不像是装出来的。
  白玉堂给齐乐等留了电话,让他们如果想起什么就和自己联系,随后,和展昭一起离开了m大,驱车回警局。
  “那几个乐队成员的精神状态好像都不是太好。”车子里,展昭皱着眉说。
  “都是些瘾君子,精神怎么可能会好!”白玉堂开着车。
  “他们只有二十来岁,又都是学生,那里来的毒品?”展昭不解地问。
  “呵……应该不是海洛英和冰之类的,大概是些便宜的,摇头丸啊,烃粉什么的,来源也比较广。”白玉堂摇头,“浪费生命。”
  “一般来说,有某种爱好或者专长的人,沾染毒品的可能性比较小。”展昭似乎有些想不通,“如果说齐磊吸毒是因为被疾病困扰,那乐队其他成员呢?”
  “也许是空虚之类的吧……”白玉堂想了想,“不过这倒是条线索,也许查到毒品的来源会对案件有帮助。”
  “要找毒品科的同事帮忙吗?”
  白玉堂摇头:“还是先派个人来盯梢吧,有了确切线索再说!”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警局。
  S.C.I.里,派出去调查的组员们都已经回来了,办公室里还有两个人,丁家的双胞胎。
  白玉堂推门进去,就见双胞胎正在派发着什么,嘴上说:“这是白氏集团的餐饮消费VIP金卡,各位兄弟到世界各地的白氏餐饮连锁店吃饭都不用花钱 。”
  “你俩在干吗?”白玉堂怒。
  “帮老大收买人心!”双胞胎异口同声。
  “你俩敢跑来警局行贿,找死啊?!”白玉堂瞪眼,指门口:“出去!”
  “切,我们这属于私人交往,不受法律约束!”双胞胎同时拍拍身边呆呆的赵虎的肩膀,“是不是,兄弟?”
  “呃……”赵虎犹豫,左看看,右看看,最后不知所措地抬头看白玉堂。
  白玉堂狠狠瞪他一眼。
  “呃……不是~~”赵虎战战兢兢地道。
  “啊?我们不是好兄弟么?”双胞胎捂住胸口,“好伤心啊~~”
  “呃……是~~~”赵虎赶忙摇头。
  “什么?!”白玉堂更凶狠地瞪。
  “呃……不……呃……那个……”赵虎看看身边的双胞胎,又看看对面的白玉堂,挣扎了一会。
  “呀~~~”惨叫一声,赵虎转身扑住身后的王朝:“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总是我!!!”
  ……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打发了丁家的双胞胎,展昭和白玉堂把众人叫进了会议室。
  “蒋平,这是齐磊的电脑,不过上了密码,你看看有没有办法进去。”
  “没问题!”蒋平接过电脑,迅速打开,“哦,只是简单的用户密码而已,通过安全模式就可以进入,十分钟就能搞定!”说着,忙碌了起来。
  “其他人呢,有什么收获?”白玉堂问。
  “我先来。”马汉抬手示意:“我带着技术组去了四个犯罪现场,发现了一些问题。”说着,拿出一组照片,指
  道,“按照四次犯罪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同一个人干的,也就是齐磊。”
  “怎么说?”众人都凑过来看照片。
  “射击选择的距离差不多,都是在五十米外。”马汉道,“这显然是门外汉的做法!”
  “门外汉?”众人不解
  马汉接着道:“那天队长就是在五十米开外击毙齐磊的,对吧?”
  白玉堂点头。
  “一般手枪的有效射程是50-100米,所以,职业的杀手都不会在一百米之□杀。狙击步枪的有效射程在800-1000米之间,在太近的距离射击的话,很有可能会造成穿透,伤到别人。”
  “这说明什么呢?”展昭突然有些理解为什么每次他做心理分析时,白玉堂都让他“讲中文”了。
  “诺,一个学生,有比较完备的狙击常识,无论是从角度,风向和精准度的计算上,都很专业,说明他有很多的练习机会和理论知识。但是……”马汉停顿了一下,“他却没有射击的距离。”
  “哦~~”白玉堂点头,“明白了,你是说他平时练习的距离有限!”
  马汉点头。
  “场馆内练习?”展昭问。
  “我也是这么想!”马汉道,“一般射击场馆的靶场,距离都是在50-100米之内的。所以我就去了本市的射击俱乐部调查,在‘广龙’射击俱乐部里,找到了,齐磊是会员!”
  “广龙?”白玉堂皱眉,“听着耳熟。”
  “队长,你这一身肌肉怎么练出来的,从来不去健身俱乐部的么”一旁的王朝笑道,“S市的健身场馆和体育俱乐部大多都是‘广龙’这个牌子的。”
  “啊~~”白玉堂想起来了,的确有印象。
  “‘广龙’是庞氏集团的产业!老板应该是庞煜吧。”王朝道。
  “庞煜?”展昭一愣,这个名字在哪里听过……
  “猫儿,你认识?”白玉堂略有惊奇地看展昭。
  “不是,名字耳熟。”展昭歪着脑袋想了想,那天在威尔森博士演讲会场的门口,遇上的那个人好像就说自己叫“庞煜。”
  “有照片么?”展昭问。
  “有,”马汉抽出一张,放到展昭面前。
  凉薄的长相,刻薄尖锐的感觉,“这个人我见过!”展昭指着照片道,“他有去听威尔森博士的心理学演讲!”
  “就是那天在礼堂门口和你说话的人?”白玉堂似乎也有些印象,“他那天和你说什么?”
  展昭摇摇头:“没什么特别的,只是说听过我的演讲。“
  “他很喜欢听演讲么?”赵虎不解,“他不是商人么?干吗要去听那么专业的心理学讲座?”
  “还有!”马汉补充道,“在俱乐部会员的资料里,我还找到了这个人!”说着,又拿出一张照片:“还记得他么?”
  众人低头看,同时吃了一惊:“李非凡?”
  “那个跟踪猫儿的人!”白玉堂脸上的表情严肃:“这里面大有文章。”
  众人都点头。
  “马汉,好好调查一下这家射击俱乐部!”
  “放心吧,头!”马汉掏出一张卡,道,“我会员卡都办好了。“
  白玉堂笑:“你小子,自己小心点!”
  “其他被害人的情况呢?”展昭问王朝和张龙,“有没有什么共同点?”
  “唉~~”两人叹了口气道:“如果硬要说共同点的话——都是好人。”
  “好人?”
  张龙点头,打开三份被害人的资料,“一个大学讲师;一个商人,有名的慈善家;还有一个是宠物医院的兽医。”
  “加上威尔森博士,心理学者;还有那个乔恩-金,影视演员。”
  “一点关系都没有啊。”赵虎挠挠头。
  “博士和那个乔恩现在在干什么?”白玉堂问。
  “博士因为突发心脏病,近期都要留在医院治疗。”
  “乔恩最近要参加一部电影的拍摄。”
  “他们的人生安全要保证。”白玉堂吩咐。
  “放心吧头,艾虎他们派了不少警力做保卫工作,两人也比较配合。”王朝道,“我们准备对他们做进一步的调查。”
  “枪支方面,徐庆还在调查,好像是走私货。”赵虎补充。
  白玉堂点头,“大家继续跟进!赵虎,你去趟M大,盯着‘沸点'乐队的几个成员,尤其是齐乐。”
  “是!”
  “还有我这里一份验尸报告。”公孙递上了齐磊的验尸报告,“他有很严重的自残现象!而且吸毒!”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一眼,果然……
  “头!你们来看!”在一边摆弄电脑的蒋平突然喊了起来。
  众人连忙跑了过去。
  “有很奇怪的邮件,这是11月27日收到的,也就是狙击案发生的那天。”蒋平点开一封信件:
  “时间到了,把恶魔叫醒!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你!”
  众人都是一愣。
  “还有这些!”蒋平点开其他几封邮件,道,“同样内容的邮件总共有四封,另外三封的来电日期就是其他三起狙击案发生的当天。”
  “来件人是谁?”白玉堂问。
  “署名是……Killer training camp。”蒋平把来电人的名字框选出来让大家看。
  “……Killer training camp……”展昭惊诧地看着这个名字,“凶手训练营?”
  “头,你看他电脑的桌面。”蒋平按下桌面显示,就见全黑的屏幕上,一个拿着镰刀的恶魔……
  “猫儿,这说明什么?”白玉堂问展昭。
  展昭沉默了好一会儿,说:“有人操控齐磊杀人,也许,这个Killer training camp是个杀手组织!”
  “呼~~”白玉堂长出来一口气,“这件事情看来比我们预想的要复杂得多!蒋平,查一下这个发件人。”
  “是!不过有一定难度!身份十有八九是伪造的。”
  展昭迟疑了一下,道:“我们要尽快!说不定,还会有受害者。”
  众人的表情,同时严峻了起来。
  展昭跟着白玉堂走进办公室,“玉堂,我有些担心。”
  “怎么了?”白玉堂看出展昭的不安。
  “根据齐乐等人的描述,齐磊刚开始的时候,病情并不严重,但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却急剧恶化。”
  “那又怎么样?”白玉堂不解。
  “我觉得,好像是心理诱导引起的病情恶化!而且,是恶意的引导!”展昭说,“这是难度很高的心理作业,而且相当危险!”
  白玉堂沉默。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心理学被用来当成了害人的凶器。”展昭无奈地道,“有时好像比枪还好用。”
  白玉堂拍拍他肩膀,想要开口安慰几句……
  Dididdididdid~~~
  手机响了起来,白玉堂拿出,一看来电显示,脸就白了。“猫儿!”抬手就把手机扔给了展昭,“一级警报!”
  展昭本能地接过手机,一看来电显示——妈。
  赶忙把手机扔了回去,“你自己接!”
  “帮我接!就说我不在!”扔回。
  “我不要!我不骗人!你每次都这样!”丢回
  手机急促地响着,在空中打了几个来回后,白玉堂接住,按了通话键,再次扔给展昭。
  “喂!你!”展昭正想又扔回去,电话那头的人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喂?喂喂?是不是小昭啊?”
  没办法,愤愤地瞪了白玉堂一眼,展昭接起电话:“喂,阿姨。”
  “小昭啊,玉堂在不在你旁边?”白妈妈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慈爱。
  “啊……玉堂啊~~”展昭抬头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连忙摆手。
  “哦~~他不在。”
  “不在啊?那跟你说也一样,你俩今晚记得上阿姨家来吃饭。”
  “吃饭?”展昭再次看白玉堂。
  白玉堂更卖力地摆手,意思是不去!!
  “阿姨,我们今晚有事情……”展昭说。
  “嗯~~”电话那头的白家妈妈沉默了一下,道:“小昭啊,你把电话按免提,对着那个在给你做手势的人。”
  “……”无奈,展昭只得按下免提键,把电话对准了白玉堂。
  就听电话那头咳嗽了一声,随即,那个温和甜美的声音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声凶狠的怒吼:“白玉堂!你俩今晚给我回家吃饭!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俩小时后穿女装的照片印成海报,帖到你们警局门口去!!!”
  “呯~~”挂电话。
  两人掏着被震得嗡嗡做响的耳朵,叹气。
  最后,白玉堂对着挤在门口忍笑向里张望的众人大吼一声:“都看什么?!给老子出去查案!!”
  捂嘴,鸟兽散~~
  是夜,展昭和白玉堂乖乖回到了白家位于市区的住所,不出意外的,展家的妈妈正在厨房里帮白妈妈做饭。客厅里,白允文和展启天边喝茶边聊天,在坐到,还有一个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
  “爸爸,叔叔”俩小孩乖乖叫人。
  那个中年男子笑着注视两人:“这就是玉堂和小昭啊,都长这么大了啊?警界精英啊!哈哈哈~~”中年男子很是爽朗,倒把展昭和白玉堂弄得一愣。
  “叫三叔。”白允文笑道,“是我的堂弟,白峰,你们小时候都见过的。”
  “三叔。”还是乖乖叫人。
  “玉堂啊,你三叔家的孩子,也就是你的堂弟今年警校毕业,正好分到了S市局,你要多照顾啊!”白允文吩咐道。
  “白驰!你堂哥来了,快出来叫人。”白峰对着厨房的方向叫了一声。
  展昭和白玉堂听到这个名字,都是一愣。
  随后,从厨房里,跟在白妈妈身后走出来一个显得很紧张的年轻人,脱下了警装换上便装后,显得更加年轻,打冷眼一看,就是一个大学生……正是昨晚在天台上遇到的那个小警察。
  白驰有些尴尬地对展昭和白玉堂笑笑,“白……白队……长。”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又是惊讶,又是好笑。
  “哈哈~~”白允文大笑,“什么白队长啊?这是在家里!叫哥!两个都是你哥。”
  ……
  白驰低着头,涨红了脸,干张着嘴,半天都没叫出那个“哥”来。
  展昭朝白玉堂眨眨眼,意思是,“真难得,你白家还有这样的品种啊??“
  白玉堂也眨眨眼,“你没觉得他长得不像白家人么,铁定是捡的。”
  展昭瞪眼,“白老鼠你不厚道!”
  白玉堂耸肩,“以后有得麻烦了。”
  白驰看着眼前的两个哥哥在那里眼神交流,脸又涨红了几分,“怎么办,昨天让他们看见自己那么丢脸的样子……他们一定会看不起我。”头不自觉又埋下了几分……
  这里一直下着冷彻心扉的寒雨,巨大的冰雹,混合着刺鼻的恶臭。
  到处泥泞混浊,在昏暗的环境中,我看到一只凶猛的怪兽,它正对着浸泡在泥塘里的灵魂们咆哮。
  我转身去看那些灵魂,他们遭受着怪兽的袭击,雨雪冰雹不时地打在他们身上,为了减轻痛苦,他们拼命地扭动着身体,但是,痛苦永无止境。——————————————《神曲》-地狱第三层
  Di~~显示屏上又出现邮件。
  “能解救她们的,只有你!”
  “呯”地一声,显示屏被落下的凳子砸得粉碎。抱着头坐到角落里,凄厉嘶哑的叫声,响彻房间。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