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训练营 09:利用

NyaDooNyaDoo·2022-04-07·105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监狱的特殊会见室,白玉堂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每次来都觉得很郁闷。如果说只是普通的犯人,不管是打家劫舍的、还是烧杀抢掠的,他都能很好地应付,但是对于这些“特殊”的犯人,他实在是没有太多的办法。
  就象现在他面前的杨锋,昨晚见他时,他是在行凶的犯人,可今天,却成了犯罪的病人。
  杨锋就这样坐着,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淡漠的像是个无关紧要的人。
  白玉堂看身边的展昭,对他眨眨眼,意思是,这个我不在行,你来吧。
  展昭点点头,看杨锋:“你还记得我么?”
  杨锋沉默了有十秒钟,缓缓抬起头,看了展昭一眼,点头。
  “你肯回答我几个问题?”展昭问。
  杨锋照旧点头,样子十分配合。
  “那么……”展昭翻看手上的资料,想着从哪里入手,杨锋的配合有点出乎他的预料。
  “我是个疯子。”不等发问,杨锋就自己说了起来,“大家都那么说……”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合上了手上的资料。
  “给我们讲讲你的事情吧。”展昭轻声说。
  “呵~~”杨锋苦笑了一声,开口,说起了他的故事……
  这是一个很大众版本的悲剧,从小生在不幸的家庭里,父亲离弃了他们母子,备受生活压力的母亲必须要靠做一些低贱的工作,来挣取微薄的生活费,不久,就染上了毒瘾。
  毒瘾让她的人生更加的糟糕,疾病、平穷、暴躁、偏见……一切厄运都接踵而至,伴随着杨锋的整个成长过程,所以他变得敏感、自卑、不相信爱。
  很早开始,杨锋就知道自己不正常,他疯狂地恨着女人,特别是那些有毒瘾和卖淫的女人。他开始做梦,梦里,他尽情地砍杀着那些肮脏的女人,让她们的血流成河,点火把她们都烧成灰烬,来净化她们堕落的灵魂。
  于是,他有了第一次的犯罪,那次,他只是砍伤了一个白粉妹,却获得了莫大的快感。回到家中后,他没有再像以前那样失眠,反而是美美地睡了一个好觉,然后,他就开始像着了魔一样不停犯罪,直到昨天被抓。
  听杨锋平静地叙述自己的前二十年,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的无动于衷,坦然得可悲。
  白玉堂和展昭听完后,只觉得压抑异常,如果杨锋从不曾犯罪,那他绝对是一个值得同情的人,但是,那么多条人命,那么凶残的手段……可恶的,是他,还是那个在幕后操控他的组织?
  “这个。”展昭把那刻有Killer training camp字样的打火机,放到了杨锋的面前,“你可不可以解释一下?”
  杨锋盯着打火机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展昭和白玉堂:“我不知道。”
  “什么?”白玉堂皱眉。
  杨锋笑:“我真的不知道。”
  展昭看着杨锋的眼睛:“你是从哪里得到那些被害者资料的?”
  “有人寄给我的。”
  “什么人?”
  杨锋摇头,有些坚定地说:“你们不用问了,我想说的,就只有上面那些,别的我什么都不想说。”
  “不想说?”白玉堂有些好笑地看他,“你知不知道这个什么训练营只是在利用你的病,来帮他们杀人而已!”
  杨锋反问,“你没杀过人么?”
  白玉堂一愣。
  杨锋盯着他的眼睛道:“像你这样的人,可以掌控命运,可以保护自己和身边的人,你是不会懂像我这样的,人渣的人生的。”
  白玉堂有些震惊地看着杨锋,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个孩子的人生,是一个纯粹的悲剧,但问题是,他竟然不知道怎样去反驳。
  “那他能理解你么?”展昭突然问了一句。
  “他们当然能!”杨锋冷笑着说,“他们给我力量,给我安宁!给我活下去的勇气,让我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价值的人。”
  展昭静静地听他说完,问:“我说的是‘他’,你为什么说‘他们’?”
  “……”杨锋有刹那的震愣和慌乱,随即低下头,恨恨地说:“我最讨厌你这样的人!”说着,指了指白玉堂对展昭说,“你比他还要讨人厌!”
  白玉堂皱眉,刚想站起来,展昭却拉住了他,问杨锋:“为什么讨厌我?因为我可以看到你最真实的那面?”
  杨锋点头,再度陷入沉默。
  在那瞬间,展昭其实已经看到了打开杨锋心理防线的大门,他甚至想到了好几种方法来套他的话,但是……不知为什么,忽然觉得很累。其实杨锋并不知道,被窥视内心和窥伺他人内心,一样令人痛苦。
  白玉堂伸手按下桌上的电铃,刺耳的铃声将陷入沉思的展昭惊醒。
  两个狱警走进来。
  “带他下去吧。”白玉堂说,“今天就到这里。”
  杨锋很快被押走了,展昭有些歉意。
  白玉堂微笑,伸手揉揉展昭的头:“没关系猫儿,我们慢慢来,你累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随后,白玉堂一脸轻松地站起来,对展昭说:“我想走走,我们走回去吧。”
  “你的车呢?”展昭问。
  “明天再来拿好了。”白玉堂穿上外套,“想不想走?”
  “嗯。”展昭点头,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低着头边想边走的展昭没有注意到,白玉堂的眼神正紧紧追随着他,里面闪动着一丝光芒,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开完了冗长的董事会议,白锦堂揉着有些酸涩的眉心,走出了白氏的大楼。
  坐进车里,握着方向盘,白锦堂考虑着:“应该想想办法,拉近一下和公孙的距离,他现在觉得自己就像个性骚扰的变态,应该让公孙见到自己更有品味的一面……嗯~~”
  边想边开车,转过弯后,眼前一亮。
  就见公孙站在公寓楼下的车道边,似乎是在等待什么。
  白锦堂远远地欣赏着,感觉像在品读一件艺术品……公孙似乎是刚从S.C.I.回来,没有了白大褂,只随意地穿着一件黑色的v领毛衣,黑色的便裤,优雅地站在路边,白皙的肤色、纤细到四肢、精致的关节、黑色的碎发……就连那副无框的眼镜,都是说不出的性感~~
  白锦堂美滋滋地把车开向前,想来句:“美人,要不要搭便车……”
  只是,遐想还没完,眼前就插进来了一辆白色的轿车,停在公孙的面前。
  公孙似乎等的就是这辆车,他笑着和车子里的人说了什么,然后上车。
  虽然离得很远,但是白锦堂还是看清了车子里坐的,就是那天晚宴上和公孙相谈甚欢的,那个叫方静的经纪人。
  公孙上车后,方静就发动了车子。白锦堂在反应过来前,已经本能地开车跟了上去。
  车子在不远处的一家法国餐厅前停下来,两人下车,有说有笑地走进了餐厅。
  白锦堂把车停靠在路边,面无表情地拿出一包烟,点燃一根,静静地坐在车里,注视着餐厅。
  公孙和方静在靠窗的一张位子上坐下来,微笑、交谈、点餐、进餐……
  白锦堂只是一根一根地抽着烟,一点表情都没有,只有后视镜里映出的那张脸上……说不出的冷酷与狠戾。
  
  在餐厅里进餐的公孙,全然不知道白锦堂就在外面。他是在下班时接到方静的电话的,因为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所以上次巧遇后,就交换了电话,没想到方静真的约他吃饭。
  “你好像很吃惊。”方静喝着红酒,笑着看公孙。
  公孙很老实地点点头。
  方静笑:“你真是一点都没变。”
  公孙耸耸肩,自己变没变他是不知道,不过眼前的女生倒是变得翻天覆地!他记得印象中的方静是个文静内向得有些胆怯的女生,学习用功,穿着保守……可是现在,她却时髦优雅,事业有成。
  “那件事之后,一直都没有机会跟你说谢谢。”方静放下酒杯。
  “呃……已经很久了,别放在心上。”公孙轻松地笑笑。现在,可以轻松地谈论这件事,可当时,对于这个年轻的女学生来说,真的是晴天霹雳~~没错,方静曾经吸毒。
  公孙一直不明白,那么品学兼优的一个女学生,为什么会有毒瘾。
  上学时,公孙因为懒得上体育课,经常会装病,拿着书到医务室或者天台待上一呆就是一下午,于是,在天台上,他偶遇了想要自杀的方静。
  在救方静时,公孙注意到她小臂上的静脉注射孔。
  而更不巧的是,两人在天台上的动静,惊动了顶楼办公室的几个老师,情急之下,方静拉住公孙,就对老师说,他们是情侣。公孙看着方静祈求的眼神,也就没有否认。
  然而,作为校园大众偶像的公孙谈恋爱了,这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更奇怪的是,对象还是一个平凡的不能再平凡的女生。
  为了帮方静,公孙并没有对这件事情进行过解释,他每天都会有一定的时间和方静在一起,虽然只是自顾自地看书或者上自习。
  半年后,方静就转校了,从此之后,彼此间也没有了联系。
  “你……怎么样?”公诉有些尴尬地吃着饭,没话找话。
  方静看他,笑着说:“我已经戒了。“
  “……!……”公孙脸上的惊喜和如释重负,引得方静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转学?”
  “……为了戒毒?”公孙认真地问。
  “哈哈~~”方静无奈的摇着头说,“因为我在那家学校已经混不下去了!”
  “怎么会?”公孙不解,难道遇到了什么麻烦?
  方静无力地注视着公孙:“你真是迟钝得可以啊,你知不知道,我每天至少可以收到十封恐吓信,威胁我不可以和你在一起!”
  公孙瞪大了眼睛看着她。
  方静又笑:“没办法,谁让我个丑小鸭把校草霸占了呢?”
  看明白了方静眼中的笑意,公孙也尴尬地笑了起来。
  整顿饭,气氛融洽,笑语不断。
  大约一个小时之后,进餐结束,在离开餐厅前,方静突然问了一句:“对了,那个案件怎么样了?”
  公孙微微一愣,才想起来,方静应该是问晚宴上的那起枪击案,“我不是很了解,我一般不参与调查。”
  “我送你回去吧。”方静说。
  “不用,我想走一走。”公孙回答。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隐隐的不悦,感觉……其实方静约他出来的最终目的,就是问刚才那句话……难道前面的谈笑都是表演?方静,到底变了多少?
  看出来公孙表情的变化,方静苦笑着道:“你真的一点都没变呢……不过这也是你吸引人的地方。”
  两人在门口道别,方静开车离去,公孙悠闲地踱步往回走。
  
  “嘟嘟~~”没走出几步,身后就响起了,有些急促的喇叭声。
  回头,就见一辆熟悉的黑色奔驰,缓缓地停到了身边,白锦堂探身打开车门:“上车。”
  公孙吃惊,他不是说今天有董事会么?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平时白锦堂看到他,不是飞扑上来,就是调笑两句,今天有些——严肃……
  不过,生性最懒,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公孙,当然是选坐车而弃走路的了。
  坐进车里,就被那呛人的烟味熏的直咳嗽。
  “咳咳……”怎么这么大的烟味,没见你抽过烟啊。”公孙挥手驱赶着烟,抬手想要把车窗按下来,只是按了几下,没有反应。
  “车窗坏了么?”公孙边按边问,得不到白锦堂的回答,就有些好奇地回头看他。
  此时的白锦堂,正专心致志地开着车。虽然面无表情,但公孙还是感觉到了一丝异样,今天的白锦堂,有一些可怕。
  “……你怎么了?”沉默了一会儿,公孙忍不住问。
  白锦堂还是没有回答,只是车子却开得飞快,而且,不是朝着回家的方向。
  “你……你要去哪?”公孙微微有些不安,白锦堂今天很不一样。
  不理会公孙,专注开车。
  “停车!”公孙有些动气地说:“我要下车!”
  白锦堂还是不理。
  公孙抬手想打开车门,但是,车门是锁着的。
  “白……白锦堂,你要做什么?”公孙不解地问身边的人。
  车子嘎然停住,公孙猛地一震,幸好绑着安全带,但那前冲力还是弄得他晕头转向,肩膀被安全带勒得生疼。
  “你……发什么神经?!”公孙气极,想骂人,却被白锦堂的表情吓到……
  眼前的白锦堂,完全不是他所认识的那个有些脱线、死不要脸的变态,而是……如此令人害怕。
  “你……”公孙惊慌地伸手抵住靠过来的白锦堂,“怎么了?”
  白锦堂脸上的戾气渐渐敛去,留下一派的冷酷与平静。
  “公孙。”他缓缓开口,伸手抓住公孙的下巴,和他对视,“看见了么?这才是真正的我!”
  “什……什么意思?”公孙向后靠,白锦堂却又逼近:“我会杀死所有想染指你的人,不论男女。”
  “你……”
  “我喜欢你。”白锦堂凑近,对着吓傻了不知所措的公孙狠狠地道,“所以我要你!现在!”
  
  夜幕降临,湖滨路上,展昭和白玉堂有些惬意地漫步在挂满了彩灯的梧桐树下。
  左侧是平静的湖面,湖上的游船,灯火闪烁。
  右侧是车流涌动的公路,车尾灯交织成绚丽的灯网。
  展昭走在前面,白玉堂稍稍落后,静静地跟着。
  惊讶于白玉堂的安静,展昭边走边用余光看身边的人,只是,那人一直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
  “猫儿。”
  正在纳闷,白玉堂却开口叫了一声。
  展昭转回身,看身后的白玉堂。
  光影交错间,眼前的人,仿佛是独立于这喧嚣繁华之外的存在……清晰异常。
  白玉堂走上了一步,站到展昭面前。
  “猫儿……”吸了一口气,认真地说,“我们……改变一下,好不好?”
  展昭微微一愣,有些不自在:“改……改变什么?”
  “呵……”白玉堂强装镇定地笑,“我们的状态……关系……”
  展昭脸微微泛红:“什么?”
  “一直都很……”白玉堂努力地镇静,“很……很暧昧。”
  展昭抬眼看他,不说话。
  “那个……”白玉堂挠挠头,“我想……明确一下。”
  “……嗯……”好半天,展昭轻轻地嗯了一声。
  “你……你同意?”白玉堂有些惊喜。
  “……嗯……”
  白玉堂好笑,轻轻抬起展昭的下巴:“猫儿,‘嗯’什么啊?”
  展昭抬头看他,眼神相对,只是静静地等着。
  “我……”白玉堂有些局促,“我喜欢你。”
  ………………
  展昭沉默了好一会,直等到白玉堂觉得自己头发都白了,就见展昭轻轻地点点头:“嗯。”
  看到展昭的反应,白玉堂愣住:“嗯??”
  “……嗯。”
  “嗯?”
  “嗯!”
  白玉堂的嘴角渐渐地咧大,笑意从嘴角一直延伸到眼睛。伸手把展昭拉到自己的身前,低头……
  “猫儿……”轻柔地吻住 ,“我喜欢你。”
  展昭抬头有些青涩地回应,惹得白玉堂惊喜交加,“我想要你……现在……”
  就听展昭小声地说了一句:“死老鼠,得寸进尺!!”
  
  世间的所有人,都可以呼吸清新的空气,沐浴普照的阳光。但是,灵魂却有不一样的归宿,有的被爱包围,有的被恨纠缠。如果心中藏着一份宽恕,就会躺在纯洁的云端;如果心中藏着一份怨恨,就会沉入黑色的泥潭。
  
  电脑的显示屏上,清晰地显示着邮件的到来。
  “为何只有你得不到幸福?为何只有你孤独?”
  眼泪,顺着微笑的脸庞滑落,勾勒出扭曲的线条,手中,彩色的药丸……
  
  这水源比墨还黑,滚滚流动着。我看见水底的池沼中,许多满身污泥的灵魂,他们赤着身子,非常愤怒地相互殴打,撕咬,将彼此的身体弄得残破不堪。
  愤怒的人永远得不到救赎,他们只能诅咒,喊叫,在无尽的深渊里咆哮、咆哮……
  ————————《神曲》地狱第五层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