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训练营 12:命运

NyaDooNyaDoo·2022-04-07·112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两人再度回到了花园,却发现原本站在那里的庞煜已经不见了。
  对视一眼,展昭耸耸肩,“被他避开了。”
  白玉堂傻呵呵地笑,看来在这猫眼里,还是我最重要。
  展昭朝他翻翻白眼。
  这时,威尔森教授拿着酒杯走到花园的中央,大声说:“很高兴众位今天能来,这次的经历,让我充分地意识到,心脏对于心理医生来说是多么重要。”
  幽默的话语,引来了在场宾朋的笑声。
  “下面!让我们来干一杯!为了健康。”说着,威尔森举杯。
  众人也都举起杯来一饮而尽。
  展昭和白玉堂手上没有杯子,自然也不用喝……所以,他们看到了不寻常的事情。
  就见威尔森博士的夫人,那位端庄的劳拉女士,突然摇摇晃晃地快步向威尔森走了过去。
  寒光一闪。
  白玉堂大叫一声:“危险!”
  劳拉已经举起了手中的刀……
  刀直刺入威尔森的腹部,白玉堂的一声“危险”,让威尔森转过了身,因此,刺中了正面,而不是侧面。
  劳拉猛地拔出刀,举手又要刺。
  此时,白玉堂已经飞身一把将她扑开,按住她手腕,刀掉到了地上。
  只是,原本温文娴静的劳拉此时就像是疯了一样,挣扎着,想要扑过去抓地上的刀。
  白玉堂用力制住她,就觉这老妇人力气大得惊人……不对劲。抬头对愣在一边有些无措的保安们喊了一嗓子:“都愣着干吗?过来帮忙!”
  保安们如梦初醒,连忙走过去按住拼命反抗的劳拉。
  展昭已经打电话叫救护车并且报了警。
  威尔森博士捂着腹部倒在血泊里,但意识还清醒,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疯叫着的妻子,用仅有的力气对保安们说:“别伤害她……”
  救护车和警车在第一时间赶到,威尔森被送去了医院,劳拉也被警察押走。
  白玉堂拍拍灰,看走到他身边的展昭。
  “猫儿,怎么看?”
  展昭眉头紧锁:“太奇怪了……“
  “是啊!”白玉堂点头,“跟鬼上身似的,我还没见过哪个老太太那么大力气的。”
  “鬼上身?”展昭喃喃地重复着。
  “就像换了个人一样!”白玉堂整理了一下衣服,突然愣住,“换了一个人?”
  展昭点点头,然后朝四周扫视了一圈,对白玉堂说:“庞煜不见了。”
  白玉堂皱眉,这事情也太蹊跷了,说着,掏出手机,拨通了S.C.I.的电话。
  “喂~~”电话立刻被接起,白玉堂微微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接电话的是白驰。
  “白驰,就你一人在办公室?”
  “嗯……嗯。”白驰四周望望,蒋平正趴在桌子上流哈喇子,赵虎照顾了齐乐一天,也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呼呼大睡。
  “你现在马上到市医院去。”白玉堂简洁地说,“威尔森被人刺伤了,你去那里等着,他一有情况马上通知我。”
  “呃 ……”白驰刚想说什么,白玉堂已经挂了电话。
  左右看看,蒋平和赵虎依旧打呼噜,白驰有些着急地挠挠脑袋,拿起包包就飞跑了出去。
  办公室里,赵虎边打呼噜边坐起来,朝也是满脸清醒的蒋平看看,“小家伙一个人去不要紧么?”
  蒋平擦口水:“让他锻炼锻炼呗。”
  别墅花园里堆满了警察,来宾们也都受了一定的惊吓,乔恩金瘫坐在椅子上,直愣愣地看着前方。
  白玉堂面色铁青地查看着现场,一个警员递过一个小巧的手提袋给他,是劳拉的。
  打开手提袋一看,白玉堂脸色更差了几分。展昭连忙凑上去,就见白玉堂从手袋里拿出一个小药瓶,里面装着的是半瓶彩色药丸。包里还有一张卡片,和寄给威尔森博士的白色信封里那两张一模一样:黑色的卡片,红色的字迹,还有拿着镰刀的恶魔。
  这是凶手在他们眼皮子地下犯罪,白玉堂和展昭别提多窝火了。
  “送去鉴定一下成分。”把药瓶递给警员。
  Didididdididi~~~~电话响
  白玉堂接起。
  “喂?……哥……“
  “白驰?教授情况怎么样?”白玉堂有些焦急。
  “没……事。”白驰道,“没有伤到致命的地方……”
  白玉堂长出了一口气,一旁紧张地看着他面部表情的展昭,也松了口气。
  “哥……”白驰似乎还有话说,“那个教授他,昏迷的时候,一直在说……‘恶魔之子’”
  白玉堂皱眉:“恶魔之子?”
  “嗯……”白驰点头,“其他什么都没有说。”
  “很好!”白玉堂道,“我已经派警员过去保护他了,你自己回家小心点。”
  “好。”
  挂掉电话,白驰嘿嘿笑着原地走了两圈,刚才他哥说“很好”耶~~他那个超人哥哥夸奖他耶~~
  乐呵呵地跑出医院,想了想还是决定坐地铁回去,刚才打的好贵哦~~
  气喘吁吁地跑到地铁站,在最后一秒种赶上末班车。
  白驰喘着气坐到座椅上,好累,不过好畅快……
  今天应该是他长那么大最开心的一天了。靠在座位上,想着今天的开心事:早上搬到了S.C.I.里,大家都好和气哦,还好有本事。下午听大家分析案情,自己也有帮到忙。晚上独立出任务成功(虽然没什么危险)而且还得到了白玉堂的表扬。最后还成功地赶上了末班地铁!!白驰的人生看来要从此改变了!
  喘了半天终于缓过劲来,才发现这节车厢里只有他一个人……不是,那边还有一个。
  车厢尾部的椅子上,躺着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件白色的毛衣,白色的裤子,黑色的头发有些长,他微微蜷缩着躺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白驰赶走脑子里瞬间闪现的那些,有关地铁闹鬼的念头~~振作!!我是警察!!
  壮着胆子走过去,就见那人脸朝里躺着,头发遮住面孔,看不清容貌。
  “先生……先生?”白驰轻轻拍拍他……没有反应。
  “喂,你没事吧?”白驰深呼吸,再拍拍,还是没反应??
  做好那张脸上可能没有五官,或者长得跟贞子一样的心理准备,白驰鼓起勇气,把那人扶了起来。
  乌黑的长发微微散开,露出了面孔,小白驰拍拍胸口,有五官,也不像贞子!!还好~~
  定睛一看,惊得差点叫出来:“好好看哦~~”
  那人并不是很年轻,偏瘦,肤色很白……说他不年轻,是因为他延伸到嘴角的两条淡淡的法令纹,怎么说呢,有一点岁月的沧桑,还有一点点性感,长在这张脸上……白驰不会形容,只感觉好看。
  “你没事吧?”摇摇他,那人的头歪向一边,没有反应。
  白驰脑子里突然闪现了一个有些可怕的念头,他会不会已经……
  颤巍巍地伸出食指,去探那人的鼻息,就在手指接触到他嘴唇的一刹那……那人突然张嘴,含住了白驰的手指。
  “呀~~~~”白驰吓得全身汗毛都竖起来了,倒退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那人睁开眼睛,歪着头看地上的白驰,随即,捂着肚子倒在一边,笑得肩膀直颤。
  他的笑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是看得出他非常的高兴,几乎眼泪都笑出来,斜长的凤目里水光氤氲……看得呆坐在地上的白驰有些傻。
  那人笑过一阵后,重新坐直了看白驰,眨眨眼,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上唇。
  白驰脸腾就红了,愤愤地站起来:“原来……原来,你骗我!!”转身就想走,却被那人拉住。
  “肚子好饿~~”那人拉住白驰,凑过来抱住他腰,头埋在腰间蹭了蹭,像撒娇一般地说:“胃疼~~”
  白驰呆站在原地,耳朵里回响着那人的声音——好空灵……
  哭笑不得地看着正跟自己撒娇,但是年纪明显比自己大的人,可怜兮兮的,好像真的很饿。白驰无奈地坐到他身边,从包包里拿出一块巧克力,递过去,“吃……吧。”
  那人看了看巧克力,又看了看白驰,仰起头,张嘴说:“啊~~”
  白驰一愣,才明白那人是要自己喂他……看在自己今天心情很好的份上,白驰剥掉塑料包装,把巧克力小心翼翼地放到那人嘴里。
  吃完一块,那人又靠在白驰肩上蹭蹭:“还要。”
  “你……你怎么知道我……我还有??”白驰奇怪地看着他。
  那人也不回答,只是靠得更近:“我还要~~”
  ……
  白驰把包包里的四块德芙巧克力都塞到了那人的嘴里,那人才咂咂嘴,心满意足地靠在白驰肩头休息。
  “你刚才,干……干吗要吓人?”白驰有些气鼓鼓地问。
  那人不理他,而是凑上去在白驰身上闻了闻,说:“医院。”
  一惊:“你……你怎么知道我去过医院?”
  得意地转开脸。
  白驰突然对他很感兴趣,这个人,看起来有些疯,不过又好像不疯~~
  “我叫白驰。”决定努力和他沟通一下。
  那人回头看他一眼,又弯着腰笑了起来。
  白驰红着脸,“是……白驰!驰骋的驰!!”
  那人停住笑,看白驰,道:“你姓白?”
  “嗯!”白驰点头,“你呢?”
  那人凑到他耳边说:“不告诉你。”
  ……
  白驰决定还是不要和他沟通了!
  “你有什么困扰?”那人却说起话来,“你给我吃东西,我帮你解决一个难题。”伸出一根手指摆了摆,“不用客气。”
  白驰有些呆呆地看着他,感觉眼前的这人和展昭有些像,都好像可以看穿人心一样,但两人从气质上又完全不同。
  “那个……恶魔之子……”脱口而出,这个困扰了自己一路的词。白驰也不知道为什么,觉得眼前这个人可能会给他答案,“你知道么?”
  那人盯着白驰看了一会儿,微笑,“如果当不成神子,就只好当恶魔之子。”然后意味深长地用手指点点白驰的额头,“因为他们有人类没有的东西。”
  白驰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地铁缓缓停下,那人站起来,揉揉白驰的头发,凑到他耳边说:“别担心,你还可以选择。”说完,在他头发上亲了一下,“下次再见。”
  白驰猛地醒悟过来时,那人已经走出了地铁。
  连忙跳起来冲过去,门却在这个时候关了。趴在门上,白驰对着那人大喊:“你叫什么名字~~”
  电车开始前移,白驰向后跑着,他感觉自己似乎已经很接近谜底了,只要再一步。
  那人的身影渐渐远去,在消失前,他抬起手,食指压在唇上,对着白驰笑……
  接近凌晨,白玉堂和展昭才从威尔森教授的别墅回到警局。
  刚出电梯,就见迎面冲过来的赵虎。
  “你干什么?”白玉堂看着一脸受惊过度的赵虎。
  “啊!头,你们回来了啊?我走了!”赵虎言简意赅地回答,冲进电梯。
  “你去哪啊?”
  “去看着齐乐。”电梯门关闭。
  展昭和白玉堂不解地对视了一眼,继续向里走。
  推开门的瞬间,两人就明白了。
  只见S.C.I.的办公室里,坐着脸色阴沉的白锦堂。
  气压好低啊~~
  两人默契地乖乖走进去,“大哥,你怎么来了?”
  白锦堂抬头看了两人一眼,低头继续酝酿低气压。
  展昭望向躲得老远的蒋平。
  蒋平战战兢兢地指指隔壁的法医室。
  白玉堂和展昭立刻了然地点点头,准备开溜。
  这时,办公室的门却开了,公孙拿着文件夹走进来。
  白玉堂和展昭刚想打招呼,就是一愣——公孙看上去,有些虚弱,不是,应该说很糟糕。
  脸色白得吓人,有气无力,好像随时都会倒下一样。
  “公孙……”展昭真想上前扶他一把,怎么会这样?发生了什么事??
  公孙并没有理会他俩,把文件递给白玉堂,说:“贾郑岩的验尸报告,还有那些药物分析。”
  ……!……
  两人一惊,这么快就好了?!
  “贾郑岩是氰化物中毒死的。”
  “氰化物?”展昭和白玉堂愣住,“你是说那些药丸里的是氰化物?”
  公孙点头,说“这些彩色药物的成分各有不同,贾郑岩身上的,是剧毒的氰化物;赵虎拿回来的,是毒麻药之类的混和剂,的确可以止痛;你刚才叫人送来的,是含有king粉等高效制幻剂的混合物。”
  “制幻剂?”白玉堂皱眉,“能让人产生幻觉的药物?”
  公孙点头,“很强的药效。”
  “也就是说,贾郑岩是被杀的,而劳拉袭击威尔森博士是因为吃了迷幻药。”展昭面色严峻。
  “还有没有其他发现?”白玉堂问公孙。
  “暂时就这些。”说完,公孙转身想走,突然晃了一下,本能地按住身边的桌子。
  一直注意着他一举一动的白锦堂猛地站起来,想扶他一把,但手指还没触到公孙的手臂,就被一把挥开。
  展昭和白玉堂在一边看着两人的举动,有些不知所措。
  公孙按着桌面缓和了一下那晕眩的感觉,白锦堂的手悬在半空,不敢靠近,又舍不得撤走。
  展昭上前扶住公孙道:“我扶你去休息一下吧。”说着,就把公孙扶向自己的办公室,让他靠在沙发上。
  门外的白锦堂静静地注视着这一切,白玉堂突然问,“哥,公孙怎么了?”
  见白锦堂不语,白玉堂想了一下,抽了口气,小声问:“你昨晚上,该不会是硬来的……”
  白锦堂抬头瞪他一眼,叹了口气说:“待会儿帮我送他回去。我最近不会去他那里,让他乖乖在家里呆着吧。”说完,大步走了出去。
  展昭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到白玉堂身边,“大哥走了啊?”
  点头:“公孙怎么样?”
  “他在发烧,我想送他去医院,他不肯。”
  白玉堂好笑,这猫真够呆的,这样怎么能去医院,“去医务室拿些消炎药和退烧药来吧。”
  “嗯。”展昭点头走了出去。
  白玉堂在原地转了几圈,还是慢慢踱进了展昭的办公室,靠坐在办公桌上,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公孙。
  公孙闭着眼睛,白玉堂知道他不是睡着了,是不想面对。
  “嗯……”挠挠头,似乎是在组织着语言,“那个,我打扰你几分钟,行么。”
  公孙缓缓睁开眼睛,真是难得,可以看见白玉堂手足无措的样子。
  叹了口气,白玉堂说,“我不一定能像那猫那样说得很明白,不过……”边说,边撩起自己的袖子给公孙看,“这里。”
  公孙看着白玉堂的手臂,上面有几道比皮肤颜色略浅的痕迹,像是用手抓的,不解地看他。
  “大哥在我很小的时候,出过一次事,你大概知道吧?”
  公孙点点头。
  白玉堂庆幸,还好公孙还蛮配合的,接着说:“后来,他用了两年的时间治疗,等回来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像变了一个人。”
  “他回来后,经常跟我和猫儿在一起,我记得有一次,我跟他说,我和猫儿要离家出走,他就把我们困了起来,关在房间里,他怕我们真的走掉。”
  “这个伤,是七岁那年,我跟他吵架,说不要他这个哥哥,他就抓着我不放,死也不放……后来,是我爸硬把他手腕子拽脱了臼,才把他扯下来的,这几道伤,是他死也不肯放手所以抓出来的。”
  “因为和他在一起,我们可能会有危险,家里人就把他送到了国外……直到成年后才又有了来往。”白玉堂似乎是有些歉意,“我和猫儿其实都很喜欢他,只是小时候,看到他还是有些怕。”
  “他和家里的关系很不好。”白玉堂笑着说,“听说他在外面是什么老大、帮派头子,或者黑手党?我也不太清楚,总之就是不需要什么人情味,只需要人家怕他就可以的工作。”
  “我念书的时候,他来看过我们一次。还好猫儿比较细心,听说他一直有写信给大哥,告诉他我们的近况,用他的专业术语讲,大哥属于‘心智不健全’”。白玉堂苦笑,“只要喜欢,就用最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也许是他失去的太多了,所以最怕失去,越是喜欢,就越是害怕……他可能会用比较极端的方式来把喜欢的人留住。”
  远远看到展昭已经拿着药走出了电梯,白玉堂站起来,向办公室门口走,回头对公孙说:“我原本还以为我哥不会再喜欢什么人了呢……公孙,你是第一个敢拿手术刀飞他的人,别放弃他。”
  展昭走进办公室,就见白玉堂走出来,袖子卷到手肘,看见那几道熟悉的伤痕,展昭了然地笑了。
  倒了被热水,走进去,喂公孙吃了药,给他盖上毯子,再走出来,刚到走廊,就被人狠拽了一把。
  “你干什么?”展昭瞪搂着自己的白玉堂。
  白玉堂笑而不语,低头吻上去,边吻,边问:“猫儿,如果你走了,我会怎么样?”
  展昭微微一愣,揉揉他的脑袋,“笨老鼠!!“
  沙发上,公孙把头埋在毛茸茸的毯子里,出神~~
  S市郊外,一座废弃的工厂厂房里,传来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一个人倒在水泥地上,不停地求饶:“我说~~我说~~”
  他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一头黄毛, S市地下买卖军火的生意,大多都由他搭桥。他拼命地喊着一个名字,说“就是他!就是他买走了枪!”
  黑暗中,走出两个一模一样的身影,有些调皮地说:“早叫你乖乖开口了么,真是的~~白吃那么多苦头~~”
  随后,双胞胎抬起头,对着已经隐藏在厂房某角落很久的人,说:“听到了没?警察!?”
  那人猛地一愣,紧张地手心都沁出了汗。
  双胞胎笑着向外走,嘴上说:“这个名字,应该对你们很管用吧?”
  直到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黑暗中,一切恢复宁静,很久很久~~那人才瘫软地坐到地上,全身冷汗。
  费力地拿出电话,按下一个号码。
  “喂?是徐庆么?”
  “对,我是韩彰,你上次让我查枪的来源,已经查到了,买枪的人是——乔恩-金”
  ……
  复仇女神用爪子撕开自己的胸口,击打着自己的心脏然后尖声喊叫。
  我走进一座宽阔的坟场,密集的坟丘让地表起伏不平。棺材都敞开着,里面有烈焰燃烧,传来悲鸣之声。
  走在林立的墓碑间,我想,也许有我认识的人或者曾经认识的人,正在受煎熬
  ———————《神曲》地狱第六层
  手中的彩色药丸洒落,看着它们像有生命一般地跳跃滚动,仿佛是看到了那些被桎梏在命运中的生命,挣扎翻滚。
  “为何只有你得不到幸福?为何只有你孤独?”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