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训练营 15:突破

发布于 2022-04-07  21 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马汉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很快,又来了第二封邮件,内容与刚才的完全一致。
  赶紧打开展昭的第一封邮件,见写的只有三个字“你是谁”。
  尽管不太明白,但马汉还是按照指示,把邮件重打了一遍,发送过去。
  随后,是将近一个小时的沉默,第三封邮件终于到达,依然是一样的内容。
  晚上十二点左右,第五封邮件到达。马汉赶紧打开了展昭的第二封信,写的是“扫除不该存在的废品。”是对方邮件里的最后一句。还是照样打了一遍,发送。
  然后,邮件又多次重复地发来,马汉一直都没有回,而是坐在电脑前盯着右下角的时间显示……
  虽然展昭告诉他,之后就可以休息了,但是马汉却静静地坐着,直到天空渐渐地变亮——五点半了。
  马汉打开了第三封邮件,就见写着“魔已醒。”
  发送。
  两分钟后,对方来了回信,附件里有一张图片和一份简介,名字是“猎物”。
  打开图片,是一张中年男子的照片。
  马汉拿起了电话。
  这一宿,不止马汉没睡,白玉堂和展昭也是一人半边床,睁着眼直挺挺挨到天亮~~
  白玉堂小小地佩服了自己一把,行啊白玉堂,这样你都能忍,干脆别姓白了,姓柳吧~~
  展昭小小地庆幸了一下,还好这白耗子定力不错,如果昨晚他坚持,自己估计也跑不了吧~~小白,我以前都错怪你了,我一直以为你是流氓来着,没想到竟是个君子……
  “猫儿~~什么时候让我做?”白玉堂突然问。
  “呯~~”展昭拿起枕头就砸过去,“不要说那个字!!”
  白玉堂隔着枕头闷声闷气地说,“有什么关系啊?反正早晚要做的。”
  ~~不理~~
  白玉堂一把拿下枕头坐起来,看展昭:“猫儿,你到底是不是真心的?”
  展昭也坐起了,怒瞪:“死老鼠你说什么?”随后,小声嘀咕,“不是真心的谁会让你亲?!”
  白玉堂要抓狂,“猫儿,你知不知道我看见你的时候就会有冲动,你看见我没冲动的么?”
  展昭脸红,瞪人,“你不要讲得那么名正言顺好不好?!”
  白玉堂盯着展昭看了半天,突然伸手解自己睡衣的扣子。
  “你干什么?”展昭惊,抱着枕头退到床边。
  “是不是你没看过?”白玉堂问得认真,“我脱光了给你看看,你再感觉一下会不会有冲动……呀~~”
  话还没说完,就被展昭一脚踹下了床,“死老鼠!暴露狂!”展昭抓起枕头就扔,“你的脑袋是用来装豆腐的么??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东西啊~~”
  白玉堂衣衫大敞地躺在地上揉头发,“猫儿~~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展昭愤愤地抱着被子在床上生气,眼睛却溜溜瞟过去……这耗子,有八块腹肌呢~~
  Dididdidididi~~~~电话铃适时地响起,白玉堂一把坐起来,和展昭对视了一眼,快速拿起电话,果然是马汉。
  “头!有进展了,他刚发了猎物给我。”马汉激动地说。
  “猎物?”白玉堂和展昭吃惊。
  “我转发一份给你们。”
  展昭已经快速地打看了邮件,白玉堂也凑到近前,点开照片,两人就是一愣。那个中年的男子……是上次在
  M大遇见的,齐乐的经济人,张华。
  两人看着张华的照片,都皱起了眉头,一方面是因为,又一个不相干的人成为了被害的目标。另一方面,这个张华是白氏集团的员工,和白锦堂扯上了关系。
  “喂,头?”马汉听不到这里的答复,就催促着问,“我用不用回复?”
  展昭回过神来,道:“不用!”
  “那接下来呢?”
  “马汉,你还记不记得那天我跟你讲的第二种状态?”展昭问。
  “记得!就是介于正常与失常之间,偏向狠戾的那种?”马汉回忆。
  “很好!”展昭微微赞叹,马汉不愧是个优秀的狙击手,心理素质绝对不是一般等级的,“你就维持着那种状态去俱乐部,对方可能会联系你,到时候,就只能随机应变了,不过你只要记住,保持那种状态就行。”
  “明白了!”马汉挂掉电话。
  白玉堂立刻打电话给蒋平,让他调查有关张华的信息。
  “接下来怎么办?”展昭问。
  “张华很符合我们昨天推断的那个中间环的角色。”白玉堂沉吟,“他认识齐乐,现在,只要证明他跟贾郑岩和庞煜有关系就行了。
  展昭点头;“我想去贾郑岩家调查一下。”
  白玉堂笑:“猫儿,咱俩想到一块去了。”
  两人转脸对视,却是一愣,这才发现,刚才因为挤在一起看邮件,靠得好近哦~~几乎是肩膀挨着肩膀。
  展昭看着白玉堂,眼中有一丝歉意……“我……还没准备好……”
  白玉堂静静地看着他,摇头微笑,“猫儿,没关系,我可以等。”伸手轻捏展昭的耳朵,看着它渐渐变红,“你不用强迫自己,慢慢来就好,我不会乱来的,放心。”
  展昭听得鼻子发酸,心里也是柔软,凑上去,在白玉堂的嘴上浅浅一吻,红着脸跑去洗脸刷牙。
  白玉堂浑浑噩噩地走进厨房,煮粥,看着如镜面般光滑洁净的瓷砖上映出的自己,叹气~~白玉堂啊白玉堂,你活该欲求不满,谁叫你充情圣!!边煎蛋,边哼哼,“从今后,只有豆腐没有菜~~”
  ……
  公孙双手插在雪白的风衣口袋里,悠闲地漫步在清晨的街头。这两天一直在家里闷着,吃了睡,睡了吃,烧早就退了,身上也不疼了,只是无奈白玉堂求他三天不要去上班(否则某只老鼠可能被自己大哥弄死)。
  无所事事只好出来逛街,幸好今天天气不错,只是~~看着眼前,半小时内第八次“巧遇”的白锦堂,公孙彻底无语~~
  这回,白锦堂脸皮再厚,也有些尴尬的意思了,索性跟在公孙身后,陪他一起逛。
  身后五十米处,穿着风衣带着墨镜的双胞胎隐蔽紧跟。
  “情况怎么样?”大丁问。
  “不对啊!气氛完全不对!”小丁摇头。
  “我们两出去办事的这几天一定有事发生!!”两双胞胎一脸狐疑。
  “你有没有发现公孙脖颈上的小红斑?”
  “当然发现了,我还发现了他桌上的消炎药和退烧药。”
  “莫非~~”两丁对视,满眼放绿光。
  “老大肯定是用了强的!!”
  “可恶啊!竟然趁我们不在的时候!!”
  “公孙不理大哥也是因为这个吧?”大丁摸下巴。
  “切~~”小丁不满,“大哥也是,怎么变得婆婆妈妈的,一次不愿意就做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XXOO后再OOXX再XOXO再OXOX我就不信搞不定公孙……呀!”
  大丁一个头槌揍过去,“臭小子,从哪里学来的??这种事情当然是要两情相悦了!!你这样J来J去的,虐待狂啊??”
  “啊!公孙进地铁站了!大哥跟进去了。”
  “话说,大哥坐过地铁么?”
  “没~~他应该连零钱都没有吧……”
  “公孙……”白锦堂在后面有些焦急,这个地铁票要怎么买?他家公孙要进去了。
  公孙不理他,快步往前走~~就知道你没坐过。
  实在没办法,白锦堂对身后喊,“还不出来?!”
  大丁小丁只得战战兢兢地走上前,拿零钱给他们大哥买了张票……白锦堂转身就追。
  很不幸地赶上了上班的早高峰,地铁里的人挤得就像罐头里的沙丁鱼。
  不过,公孙的不幸就是某人的幸运!最后时刻追上公孙,一起挤进地铁的白锦堂,惊喜地发现地铁是这个世界上最人性化的交通工具~~~
  为了保护他的宝贝不被挤到,白锦堂把公孙拉到车窗边,伸出双手撑住车窗,将公孙护在自己的怀里。
  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公孙只好背转身去面向车窗,只是那人温热的气息还是在自己耳边,熟悉的体温和怀抱,让人不禁想起那个不堪回首的夜晚……莫名地感觉有些冷,肩膀不受控制地轻轻颤抖~~
  白锦堂感觉到了公孙隐忍的恐惧,微微地退开一些,轻声道:“公孙……对不起。”
  公孙一愣,这是白锦堂第二次跟他道歉,却是第一次说“对不起”三个字。
  不着何时挤到了两人身后的双胞胎看准时机,猛地推了白锦堂一把……
  白锦堂很配合地扑到了公孙的身上……
  “啊~”公孙惊得全身僵硬,短促地惊呼了一声,有些惊惧地看白锦堂。
  伸手抱住不自觉又开始发抖的公孙,白锦堂紧紧将他拥住,在他耳边说,“别怕,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别怕。”
  慢慢的,公孙恢复了平静,回头瞪了白锦堂一眼,白锦堂立刻乖乖放手,向后退开~~脸上的笑容却是放大……公孙瞪他了~~
  双胞胎在远处咬手绢,头一回看他们家这个呼风唤雨仗势欺人惯了的老大这么吃瘪,一个字——爽!!
  一上午,白锦堂跟着公孙在S市的商业街上逛啊逛。
  公孙似乎是没什么目标,也没什么想买的,只是一家店一家店地逛,这里看看,那里看看,似乎心情不错。
  旁边一家工艺品店的橱窗里,放着一排水晶的小动物,白锦堂一眼就被并排坐着的一只小猫咪和小老鼠吸引住了,这不是玉堂和小昭么?
  “公孙!等一下!”白锦堂唤了一声,指着橱窗说“你看,像谁?”
  公孙想保持严肃,但还是被逗笑了,这小猫和小老鼠,一个龇着牙,一个翘着尾巴~~简直像极!!
  “你等我一下,我去买下来。”白锦堂快步进到店里,付钱买东西,出来时,却是一愣。
  就见公孙正站在路口,跟一个他没见过的男人说着什么,那男人突然伸手,似乎是要拍公孙的肩膀……
  白锦堂反应过来时,已经冲了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衣领,将人按到了路灯上。
  “呀~~你,你干什么……”那人惊得大叫。
  “白锦堂!”公孙反应过来时,怒极喊了一声,“你疯了?!”
  “他想碰你!”白锦堂回头答得理直气壮。
  “我……我只是……问路!”那人断断续续地道。
  “……!……”白锦堂一愣,有些犹豫。
  “你快放手!”公孙上前拉开白锦堂,赶忙向那人道歉,那路人被吓得不轻,逃也似的就跑了。
  白锦堂有些沮丧地站在那里,公孙回头皱眉看他,“你是儿童暴力么?就不能好好解决?”
  “我……”白锦堂小声说,“我以为,他想动你。”
  公孙无奈叹口气,“你要是还想见我,就改掉这毛病!”说完,转身走开。
  白锦堂呆呆地站在原地,刚才公孙说什么?他说还想见他……也就是说……
  “等一下!!”赶紧追上去,跑到公孙身边,“我改!我改!不过,我有时会不受自己控制,你可不可以在我身边随时阻止我?”
  ……
  身后的双胞胎继续咬手绢,这哪是他们的野狼大哥啊,简直就是一条摇着尾巴的大型犬么~~公孙——服啦!!……现代驯夫记啊!!
  在回去的地铁上,白锦堂依然充分地享受着地铁的拥挤,紧紧地护住公孙。
  凑到耳边,白锦堂用低缓的声音说:“公孙,原谅我,好不好……我会改!”
  公孙不语,站在原地,任白锦堂一点点贴近,却没有躲开,
  S市彩虹城十幢的206室,就是贾郑岩的家,单身一人的他,留下的只有简陋的家具陈设和满屋子的书。
  进入房间后,展昭和白玉堂开始翻箱倒柜地找起来,目标,相册和日记。
  展昭浏览着书架上的书名,白玉堂打开了电脑。
  “这老师看起来还蛮正派的么。”白玉堂边查看电脑里的文件,边说。
  “是啊,书也看得很多,都是教育心理学之类的,教学笔记也做得很仔细,他好像很关心学生。”展昭翻着翻着,找出了一本年代有些久远的相册,翻看了起来,“是高中的毕业照啊。”
  一页一页地翻阅,其中的一张引起了展昭的注意,那是一张女高中生的黑白相片,照片中的女生有些眼熟……像谁呢?
  拿起那张照片,展昭仔细地端详了起来。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清脆的金属撞击声,似乎是锁链……
  白玉堂一惊,冲到门口,可是大门怎么也打不开,下意识明白,是被什么人在外面固定住了。
  “玉堂……怎……”展昭走近,却被白玉堂反身一把拉开。
  就见透过门缝,大量的液体涌了进来,刺鼻的汽油味……两人瞬间白了脸色,白玉堂猛地注意到,贾郑岩家摆设的不对劲……为什么煤气罐放在了门口?
  “猫儿。走!”冲到窗边,才发现窗户撞了防盗窗,这时,火已顺着门缝烧了进来。
  白玉堂伸手掏出枪对着铁窗的四个固定螺栓各开了一枪,纵身跃上窗台,一脚踹飞了防盗窗,“猫儿!上来!”
  展昭拉着白玉堂的手,站到窗台上。
  新建小区的二楼一般都等同于三楼,因为底层有车库,他们所站的位置有将近十米高。
  白玉堂率先攀到下一层的防盗窗上,伸手,“猫儿,来!”
  展昭微微有些犹豫,白玉堂一脚勾住防盗窗,伸出双手,“来猫儿!”
  跨上一步,展昭也向下跳到了防盗窗上,白玉堂一把将他拽到怀里,“跳!”
  “啊?”展昭惊
  “跳!”
  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白玉堂拉着纵身往下跳,这一层离地面也就五六米,白玉堂在着地前向上抛了展昭一下,自己就势一滚……再接撰~快速隐蔽到墙根。
  “轰”地一声巨响,206室的窗户随着巨大的爆炸气流飞了出来,还有大量的纸张和书籍,周围的居民受到了惊吓,纷纷跑了出来。
  “有没有受伤?”白玉堂第一件事情是查看自己怀里的展昭,展昭摇头,脸色有些白。
  白玉堂突然笑起来,“你还记不记得我们小时候爬树的事情?”
  展昭瞪眼。
  “你经常上去了就不敢下来,都要我带你下来。”白玉堂继续说,“现在也是呢,猫儿,你说要是没有我你要怎么办?”
  展昭狠狠白了那只翘尾巴的耗子一眼,这白老鼠,最近常说些甜言蜜语~~
  两人略带狼狈地走到汽车旁,总算还是保住了命……那个放火的人是诚心想烧死他们。
  白玉堂打开车门,“这也证明我们已经很接近谜底了,只可惜,贾郑岩家里没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不见得哦。”展昭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旧的黑白照片给白玉堂看,“就带出来这一张,觉得眼熟么?”
  白玉堂拿着相片端详了半晌,“在哪儿见过呢?”
  展昭笑道:“本来我也想不起来的,不过刚才一下子灵光一闪,就记起来了,你还记不记得你哥那次晚宴上,和公孙讲话的那个女人。”
  “哦~~”白玉堂恍然大悟,“那个女经济人,叫什么来着……”
  “叫方静!”展昭道,“和张华一样,都是经纪人!”
  “也就是说?”白玉堂笑得了然,“这里有戏!!”
  “没错!有戏。”展昭想了一下说,“你绝不觉得这个案子到现在都是我们在被牵着鼻子走,很不爽?!”
  “呵~~猫儿,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哼哼~~”展昭笑得狡黠,“这次,也该我们耍耍他们了,那个凶手训练营!”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