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凶手 01:模仿

NyaDooNyaDoo·2022-04-07·97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凌晨5:50 由纽约飞往S市的国际航班头等舱里。
  经过了将近11个小时的漫长飞行,机上的乘客都显得相当疲倦。
  向来好动不好静的白玉堂,更是感觉全身骨头都酥了,转头看看身边的展昭,就见他正专心致志地敲着笔记本码字,而过道另一边的白驰,更是趴在座椅上睡得正香。
  “猫儿~~”白玉堂还是决定骚扰展昭。
  “嘘~~”展昭不理他,继续码字。
  他们这次去纽约,是给威尔森的案子提供协助,得到了很多资料。展昭和那里的犯罪心理学家就这一案子进行了一些交流,获得了不少宝贵的资料,他必须好好整理一下。
  见那猫对自己不理不睬,白玉堂无奈,只得站起来伸了个懒腰,来回地溜达溜达。
  这时,慌慌张张地走来了一个空姐,她走到白玉堂身边问:“先生,请问您是警察么?”
  “是啊。”白玉堂感觉到这个空姐情绪的不稳定,问“怎么了?”
  一边的展昭也将注意力从笔记本上移开,抬头看两人。
  “嗯,经济舱里有三位乘客的状态很奇怪。”空姐说。
  “奇怪?怎么个奇怪法?”展昭不解。
  这时,趴着的白驰也醒了,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呆呆看众人。
  “我看到他们吃了几颗药丸,然后就感觉不太正常了。”空姐说,“还有不到一个小时飞机就要降落了,不过他们的样子越来越糟,您可否去看一下?”
  “没问题。”白玉堂点头,“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
  “呃,前座的那位乘客告诉我的。”说着,空姐向前方一直,就见前排座位上的一个男子正趴在椅背上,向他们挥手致意。
  ……?……
  白玉堂确定自己不认识这个人,转脸看看展昭,展昭对他摇摇头,意思是他也不认识。
  那男子看起来和白玉堂他们岁数差不多,穿着时髦的黑色皮外套,相貌出众,高挺的鼻梁上架着副黄色镜片的眼镜,利落的短发,比亚洲人深的眼窝和轮廓,应该是个混血儿……虽然不认识,但……感觉很面熟。
  “不用奇怪。”那人用中指推了推眼镜,笑得灿烂,“我什么都知道。”
  “桢!别闹了。”他身边的座位上站起一个看来很稳重的中年男子,拉了他一把,然后对白玉堂道歉道,“不好意思,他这个人比较怪。”
  “不。”白玉堂打断了他,“我很想知道原因。”
  “呵呵。”那个被叫做桢的人继续保持着他的笑容,“每类人都有不同的气场,我能看见,因为我有魔力。”
  ……
  “呃……可以先去看一下么?”空姐打断他们,催促白玉堂。
  “走吧,”白玉堂有些狐疑地对展昭挑挑眉——你要不要去?
  展昭也向他挑挑眉——不感兴趣!低头继续打字。
  白玉堂跟着空姐走向经济舱,清醒了的白驰也赶紧跟上去,经过那人身边时,那人不解地问白驰:“你也是警察??”语气中满是惊讶。
  奇怪的是,向来温和乖顺的白驰转脸瞪了他一眼,有些凶恶地说:“我不跟魔术师讲话,魔术师都是骗子。”说完,快步跟着白玉堂走离了头等舱。
  那人愣了好一会儿,回头不解地问同样一脸惊奇的展昭,“他怎么知道我是魔术师?”
  展昭忍住笑,耸耸肩,“也许他也能看到你的气场……”
  “噗~~”坐在男子身边的那个中年人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展昭低头,心中了然……终于想起来为什么觉得他眼熟了,他在街上看见过他的海报,杂志上也有过相关的报道。这个人叫赵桢,号称当代最伟大的魔术师,大家都叫他“魔法师”,因为他的魔术表演时常让人匪夷所思,感觉他就好像有魔力一样,而他本人也相当喜欢出风头,总是说自己懂魔法。他戴着有颜色的眼镜,而且看起来和海报上也不怎么像,所以一开始展昭没认出来。再说,就算是像,估计白玉堂这种从不注重娱乐的人,也不会认出他。展昭会记得他,完全是因为记忆力太过出众。
  这时,从经济舱里传来了一阵骚乱声,随即,两个拿着小刀的男子突然一前一后冲了过来,就见他们满眼通红,呼吸急促,显然是服用了什么制幻类药物,而且显然量还不小。
  紧跟着他们,白玉堂也追了进来。
  他一把拽住跑在后面的那个,用力一按他的肩膀,就听卡塔一声,那人惨叫着软倒在地。跑在前面的那个微微一愣神,正好站在他身边的赵桢,突然也用几乎和白玉堂一模一样的动作,将他的肩膀卸了下来,随即抬头对白玉堂一笑,“现学现卖,动作够标准么?”
  白驰把另一个被白玉堂放倒的人也从经济舱带到了这里,机长把三人安排在头等舱的休息室里。
  “怎么回事?”展昭走到白玉堂身边,有些好奇。
  “这几个小子药吃多了,拿刀挟持一个乘客,要飞行员把飞机开到阿富汗去。”白玉堂好笑地让空姐给三人灌了些茶水,加上脱臼的疼痛,三人似乎是恢复了一些神智,神情有些颓然。
  这场骚乱使几位乘客受了惊,一个小姑娘呜呜地哭了起来,怎么劝也不停。
  赵桢走过去,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嗨,小美人,喜欢花么?”
  小女孩哽咽着抬头看他,眼中有些不解。
  “这是什么?”赵桢说着,伸手从她的耳朵后面拿出了一朵红色的玫瑰花。
  “咦?”小女孩一脸的惊奇,不知不觉就止住了哭。
  “嗯!”赵桢坐到她身边,问,“你喜欢什么动物?”
  “海豚!”小女孩兴奋地说。
  “哈哈。”赵桢笑起来,“那个太大了,变出来的话飞机装不下的,所以……”说着,手轻轻一挥,伸到小女孩眼前,缓缓张开,“我们变个小的。”
  就见他的手心里,赫然有一只精致的塑料小海豚。
  小女孩立刻破涕为笑,周围的乘客们都开始鼓掌,白玉堂和展昭也看得有趣。
  赵桢似乎是很享受这种万众瞩目的感觉,站起来向周围的乘客致意,但当他的视线转到展昭和白玉堂这边时,愣住……
  就见他们身后的白驰正一脸怒气地盯着他,小声地哼了一句:“骗子!”
  展昭和白玉堂都不解地回头看白驰,赵桢更是一脸的惊诧,小声问身边的中年人,那是他的经济人秦弼:“我是不是曾经得罪过他?”
  秦弼摇摇头,“没印象啊。”
  白驰气呼呼地走到位子上坐下,赵桢走到他身边,好奇地问:“你为什么说我是骗子?”
  白驰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说:“只要动作快过1/25秒,在加上适当的注意力转移,肉眼就很难捕捉你的动作。”说完,不理一脸尴尬的赵桢,转开脸,不忘补上一句:“魔术师都是骗子。”
  “乘客们请注意,S市机场马上就要到了,飞机即将准备降落,请各位乘客回到座位上……”空姐美妙的声音适时地响起,缓解了尴尬的气氛。赵桢赶紧回到座位上坐好,系上安全带,脑子里却在拼命回忆,这个人是不是我以前得罪过??为什么我不记得了?个子小小的,娃娃脸,大眼睛……不可能啊!确实没见过啊……直到飞机着陆,他还是努力地想~~~~未果!!
  白驰跟着展昭和白玉堂拿着行李下飞机,赵桢突然问了他一句:“你叫什么?”
  冷冷地瞪了他一眼,白驰提起行李快速离开——彻底无视。
  “这个人肯定跟我有仇!”赵桢再次确定~~
  下了飞机,白玉堂的手机就响了,来电的是王朝。
  “喂!头儿,你们到了么?”电话里传来的背景声音有些嘈杂,还掺这警笛声。
  “怎么了?”有不好的预感。
  “大事情,你们最好直接来新星幼儿园。”王朝说,“电话里说不清楚。”
  “好的。”挂掉电话,白玉堂对展昭和白驰摇了摇头说:“又有案子了,先去现场。”
  驱车,赶往新星幼儿园。
  这个幼儿园,展昭和白玉堂都很熟悉,就是不久前发生劫持事件的那个,上次就很惊险,这次不知道又出了什么事。
  看着门口混乱的场面,白玉堂叹口气:“这个幼儿园是不是应该找个风水先生看看?”
  王朝已经跑了出来,汇报案情:“今早来上课的学生发现他们的老师死在了教室里。”
  展昭皱眉:“死在教室里?单纯谋杀为什么要交给S.C.I.?”
  王朝苦笑:“这事儿说起来都邪门!总之进去看看现场就明白了。”
  很快,众人到达了二楼的教室,这是大班的一个教室,门口没有班号,只有一块月亮型的彩色牌子,这个幼儿园每个年级有三个班,都用星星,月亮,太阳来区分。
  走进教室的大门,展昭和白玉堂就呆住,只见教室中间的桌椅已经被移开,露出了一片空地。死者是个年轻的女性,很漂亮的幼儿园老师,她颈动脉被割开,静静地躺在教室的中央。最诡异的是,她身下的地面上,用血画着一个奇怪的圆形图案,像极了古代欧洲流行的那种魔法阵……这种场景,太熟悉了。
  抽了一口冷气,展昭喃喃:“魔法杀人案……”
  王朝点头,“重案组的兄弟们一看到这个就都懵了,第一时间通知了我们。”
  “怪了!”白玉堂也是一脸的严峻。
  当警察的都知道,魔法杀人案是s市十大悬案之一,那个神秘的凶手无选择性地杀人,并且每次犯案都要在案发地点的尸体下面留下古怪的魔法阵图,他在一年的时间里总共杀了不下三十人……只是,这个凶手在十年前已经停止了作案,魔法凶手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没想到十年之后,竟然又发生了一模一样的案子。
  公孙摘着手套走过来,他已经进行了初步的尸检。
  “怎么样?”白玉堂赶紧上前,问。
  “死者叫张真真,二十三岁,死因初步鉴定是颈动脉断裂引起的失血过多,死亡时间应该是在昨天晚上的十点到十一点之间。”
  “那个魔法阵呢?”展昭问得有些急切。
  “是用死者的血画的,用的像是毛笔刷之类的工具……”公孙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看着白玉堂说,“和十年前的那起案件几乎一模一样。”
  白玉堂苦恼地揉揉眉心,“也就是说,不是哪个无聊的笨蛋模仿前人作案?”
  公孙耸肩:“这就不是我的管辖范围了,我只负责验尸。”
  展昭走到尸体旁边低头看着,围着尸体走了一圈,随后,爬到一张桌子上居高临下地看……
  “猫儿,怎么了?”白玉堂问。
  展昭站在桌子上摇摇头说:“不是那个人做的。”
  “哦?”白玉堂和其他几人都凑了过去,“怎么说?”
  “那个案例我研究过很久。”展昭扶着白玉堂伸过来的手跳下桌子,道,“那个凶手每次杀完人后都要站到高处看看死者的样子,就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那个过程,可能比杀死死者更能让他享受犯罪,所以在每次他杀人的现场,都必然有一个凸起的东西,出现在死者头部正上方的四五步处,就像这样……”说着,展昭搬起一把椅子走到了正对死者头部五步开外的地方,放下凳子,让白玉堂站上去,问他:“看到什么?”
  白玉堂俯视着尸体,说:“整个尸体和图案都在视野里。”说完,爬下来,对着鉴证科的警员招手,“那个角度也拍几张。”
  王朝摸了摸头说:“看来是模仿犯罪了,还是归重案组吧。”
  白驰蹲在地上仔细地看着那个图,说:“他还会再杀人的。”展昭和白玉堂也点头。
  见王朝还有些疑惑,展昭问他:“如果你杀了一个人,想把罪责推到一个连环杀手身上,你会不会选择一个已经十年没有作案的人来模仿呢?”
  众人都沉默了。
  白玉堂叹了口气说:“一个模仿型的连环杀手么……”
  “与其说是模仿,更像是某种其他的原因。”展昭说,“一般模仿型的连环杀手都有一定的边缘型和反社会型人格障碍,他们没有基本的感情,比如怜悯,道德观等,但是他们思想层面的感觉却更加的发达,他们崇拜那个被他们模仿的人,在模仿的过程中享受成为偶像的快感,所以他们会非注重受细节!只是……”
  “只是这个人的模仿很仓促。”白玉堂接口道,“完全没有享受的意思,只是单纯地学了个步骤。”
  “这说明什么?”一边有个重案组的警员忍不住好奇地问。
  “说明凶手本身跟这个真正的魔法凶手有一定的关系……不过应该不是认识或者了解的那种关系。”展昭轻轻地敲击着自己的下巴,“更确切地说,我觉得他可能和魔法凶手的杀人案件有关。”
  白玉堂想了一下,对王朝说:“这个案子我们接了,叫组里的人找齐以前有关魔法杀人案件的资料,调查所有的被害者,并给我一份他们亲眷好友的名单。”
  “是,头儿!”王朝立刻领命离去。
  白驰终于站了起来,回头看展昭,说:“这个是中世纪的魔法阵,像是眼睛的图案。”
  “的确很像个眼睛。”白玉堂和展昭仔细地看着。
  “眼睛代表什么?”白玉堂问。
  “不是很了解。”白驰摇头。
  展昭笑着摸白驰的脑袋说:“白驰,你待会儿去趟市图书馆,把所有关于魔法的书都借回来!”
  “嗯。”白驰转身准备离去,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小声问:“《哈利波特》也算么?”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同时指门口:“快去!”
  “好……好的~~”白驰赶紧跑了。
  走出教学楼,展昭和白玉堂见不远处,十来个孩子聚集在小操场上,各个惊魂未定的样子。跟这些小孩子取证很困难,六七岁的小孩大多都分不清幻想和现实,但是,两人欣喜地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小卢珍。
  卢珍正在安慰一个哭得很惨的女同学,并时不时地抬头朝他两的方向望一眼。白玉堂对他招招手,卢珍点点头,转头对身边的那个女生说了几句。女生点头,卢珍就拉着她一起走到了展昭和白玉堂的面前。
  “白叔叔,展叔叔,她叫孙倩,今天早上就是她第一个发现了尸体。”卢珍抬头说,“我刚才问过她,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推开门就看见张老师躺在地上,全身是血,然后就吓哭了。后来我们也来了,我就叫了其他班的老师,她们报的警。”
  随后,卢珍详细地说了一些关于张真真的情况,但也没什么特别的收获。
  展昭和白玉堂问完话,决定先回S.C.I.。
  “猫儿,你昨晚一直都没睡过。”白玉堂边开车,边说。
  “我不困。”展昭靠在座椅上,看着车窗外,“你去哪里?警局不是这个方向。”
  “我们先回家洗个澡,你最好睡上几个小时。”白玉堂说着,车子已经驶到了他们的宿舍楼前
  “不行,大家都有事做……唔……”展昭有些着急,话却被白玉堂一个吻堵了回去。
  “猫儿,你只需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就可以,明白么?”白玉堂轻叩着展昭的下巴。
  红着脸推开他,展昭气呼呼地下车上楼,白玉堂在后面直喊:“猫儿,帮我拿行李啊!!”
  展昭边走边生自己的气,最近怎么了?那只老鼠随便说些什么,自己就会脸红心跳~~气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