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凶手 10:再会

发布于 2022-04-07  21 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医院手术室的灯一直亮着,陈瑜已经被推进去将近三个小时了。
  齐乐在门口呆呆地站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双眼紧紧地盯着手术室的大门。
  可是,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可以发现她的身体在微微地抖着。
  她身上的衣服因为刚才躲在墙角而有些湿,赵虎站在她身后看着,不知道她发抖是因为冷呢,还是因为害怕。
  “齐乐。”忍不住叫了一声。
  齐乐愣了一会儿,才转过头看他,眼里满是茫然。
  赵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递给她,“去换一件。”
  接过衣服,齐乐缓缓地转身,走向洗手间……一会儿之后,换上了外套出来,还是站在老地方发呆。
  赵虎对齐乐算是很熟悉了,上次的案子,自己一直都负责保护她的安全,所以,可以感受到她此时的不安。
  摸摸脑袋,赵虎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安慰她一下?说些什么好呢~~
  “那个……”组织了一下语言,“你也别太担心了,陈瑜不会有事的。”
  齐乐没搭理他。
  赵虎在心里叹了口气,都怪自己笨嘴笨舌~~连安慰人的话都说得那么没水平。
  “如果小瑜也死了,那我就真的没有一个亲人了。”齐乐突然开口。
  赵虎微微一愣,张张嘴,接不上话。
  齐乐却似乎并不太指望他来安慰自己,而是继续自言自语地说着:“我跟小瑜很小就认识了,她这个人比我直,也很外向,看起来好像很不成熟……其实,一直都是她在照顾我。”
  赵虎静静地看着她,等她继续往下说。
  “我哥那件事之后,她就搬来和我一起住了……其实她家是本地的,她只是怕我一个人会寂寞而已……刚才,要不是她抓住那个男的让我们快跑,我们肯定都死了,我真没用。”
  赵虎突然笑了起来,伸手拍拍她肩膀,“好了,丫头,打起精神来,没你说的那么糟!”
  齐乐有些疑惑地抬头看他。
  赵虎又搔搔脑袋,“你想啊,你当时要是不跑,那你们三个就都死定了!你不止自己跑了,还带着受伤的李絮,还叫来了我们队长~事实上,是你救了你们三个人的命,怎么能说自己没用?”
  齐乐有些困扰地睁大了眼睛看赵虎,“可是,我觉得自己很倒霉,而且跟我离得近的人都会倒霉!”
  “放心吧!”赵虎拍拍自己胸脯,问“你都见过S.C.I.的人吧?”
  “嗯~~”赵虎突然转换了话题,让齐乐有些发懵。
  “我告诉你,S.C.I.里都是精英,我们头儿和展博士,公孙,都不用说了,像马汉,人是飞虎队最牛的神枪手;徐庆,军方的专用机械师;蒋平,给他台电脑他能侵入五角大楼;张龙、王朝都是老底子的神探~~你再看看我,哪点像精英?”
  齐乐很老实地摇摇头,心说,这个赵虎,看上去虎了吧唧的,哪有半分刑警的威严样子。
  赵虎被她逗乐了,笑着说,“我告诉你,白队会选上我,是因为我当了五年卧底,连肉皮儿都没蹭掉过一块~~冲的就是咱这份运气!!”
  见齐乐眼中似乎是有些希冀,赵虎颇有几分自信地说:“别的我不敢保证,说运气,我这儿要多少,有多少……陈瑜肯定没事!”
  话音刚落,手术室的灯灭了,不一会儿,穿着手术服的医生走了出来。
  “医生……她……”齐乐连声音都抖了起来。
  “呼~~”医生长出了一口气,“真是走运,在鬼门关转了几圈总算还是救回来了。”
  “那她……她没事了?”齐乐满眼的惊喜。
  “没事了。”医生摘下手套,“现在麻醉没过,等到晚上就能醒了。”
  看着医生们离开,赵虎得意地笑,“看吧~~~~啊?”
  一惊,因为齐乐已经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他,放声大哭~~
  展昭和白玉堂赶到医院时,看到的正好就是这个情景——赵虎像块木头一样僵在原地,齐乐扑在他胸前,哭得那叫个痛快……
  等齐乐平复了一下心情,展昭和白玉堂才问她事情的始末。
  据齐乐说,这几天李絮的情绪一直很不对劲~~虽然她平时偶尔也会喝醉了胡说八道,但也不至于像最近这样,每天都喝得烂醉。今天早上,李絮接了个电话后,就一脸慌张地往外冲。齐乐和陈瑜见她连站都站不稳,怕她会出事,就追了上去。正看见那个黑衣的男人拿着刀,要砍李絮,两人赶紧上前帮忙。李絮被推了一把,撞到墙上后就昏了过去,陈瑜抓住了那个人,让齐乐带着李絮快跑。然后,齐乐带着李絮跑出去,躲了起来,还给白玉堂发了短信。
  “你知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杀李絮?”白玉堂问。
  齐乐摇头,“我们认识李姐有些时候了,不过她很少提以前的事情,就是醉酒的时候经常说些个什么好男人啊,杀人偿命啊之类的胡话。”
  “齐乐,你们知不知道关于魔法图杀人案的事情?”展昭突然问。
  “啊~~那个我知道,那天我们看到新闻了,说是杀了个老师,后来还有小孩子……对了!”齐乐突然叫了起来,“李絮就是在那天看了新闻后变得不正常的。”
  “怎么个不正常法?”展昭连忙问。
  “那天看新闻时,我们正好在吃早饭,李姐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惊得连碗都砸了,然后就把自己关进了房间里,我们敲门她也不开,好像是在里面和谁打电话,吼得可大声了。具体说什么我们没注意听……后来,她就开始乱喝酒,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齐乐说完后,就急匆匆地跑去看陈瑜了,白玉堂吩咐赵虎暂时照顾齐乐,随后,和展昭一起,来到了李絮的病房。
  病房外,王朝抱着肩膀靠在大门口,看到白玉堂和展昭,赶忙走了上来。
  “她怎么样?”白玉堂问。
  “没事,刚才有些激动,后来听说陈瑜没事,情绪就稳定下来了。”
  点点头,展昭和白玉堂推门走进了病房。
  李絮一个人坐在病床上,双眼望着窗外,看起来,有些迷茫。
  “李絮。”白玉堂叫了她一声。
  李絮不语,似乎是没听见。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
  “徐佳丽。”展昭突然轻轻唤了一声。
  ……!……李絮猛地一颤,慌忙回头,“佳……佳丽来了?她在哪里?”
  见她有了反应,白玉堂淡淡地说:“徐佳丽已经死了,怎么死的……你应该最清楚。”
  “我……我不清楚。”李絮慌乱摇头,“不知道。”
  “孔丽萍你认识么?”展昭问她。“她也死了。”
  “什么……”李絮似乎是有些震惊,“丽萍……也死了……报应……报应!”
  展昭看着李絮那有些病态的反应,微微皱眉,“你,张真真,孔丽萍,还有安庆瑶和沈灵……你们为什么要害死徐佳丽?”
  “不是……不是我们害死的!我们只是……”
  “只是伪造了现场?”白玉堂打断她的话,“为什么?你们想掩护谁?”
  “我们……我们觉得好玩……佳丽平时也很嚣张……”李絮的话,说得连她自己都感觉底气不足。
  “别开玩笑了!”展昭摇头,“让我猜猜……是为了某个男人是么?”
  “……”李絮惊恐地睁大了眼睛看展昭,“你……你怎么知道?”
  “是谁?”白玉堂追问,“告诉我们真相,否则你会害死更多人,也对不起为了救你连命都豁出去的齐乐和陈瑜。”
  轻叹了口气,李絮的目光开始软化,“他,他姓童……叫童明。是我们的舞蹈教练。”
  “是他杀了徐佳丽?”
  “……是。”
  “你看见的?”展昭问。
  “没有。”李絮摇头,“沈灵……沈灵和真真看见的……另外,丽萍也看见了。”
  “童明为什么要杀徐家丽,你们又为什么要帮他隐瞒?”
  “童明……他,他喜欢年纪比较小的女孩子……”
  白玉堂和展昭听到之后微微吃惊。
  “徐家丽只有13岁,应该不是比较小吧,他恋童?”白玉堂冷冷道,“强迫不成就杀人了?”
  “他……只是错手,当时,我和庆瑶都很喜欢他……就想着,帮他脱罪了。”李絮轻声说,“那件事之后,我很内疚,就出国呆了一阵子,回来后,童明已经是庆瑶的男朋友了。”
  “你那天早上接到的电话是谁的?”展昭问。
  “是丽萍打给我的,她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
  ……
  展昭和白玉堂走出医院,正好是傍晚六点。
  “怎么样,猫儿,去沈潜的那个娱乐城?”
  “嗯。”展昭点头,不语。
  给张龙打了电话,让他查明安庆瑶和童明现在的动向,并把童明带回警局。白玉堂转脸看展昭,“怎么了猫儿,神不守舍的,想什么呢?”
  “嗯~~李絮的话,很值得人推敲。”展昭若有所思,“你想,当年的真正目击证人,只有三个人,孔丽萍和张真真都死了,只剩下沈灵,那也就是说,如果沈灵一口咬死是童明杀了徐佳丽,那就没有别的证人了。”
  “的确。”白玉堂点头,发动车子说,“这案子千丝万缕的,不过好歹也有了些头绪……孔丽萍要告诉李絮的,可能是当年事情的真相。”
  “你认为,凶手不是童明?”展昭看白玉堂。
  “呵~~”白玉堂笑,“猫儿,考我呢?你不也认为凶手另有其人么!”
  “我觉得,当年李絮和安庆瑶很有可能被沈灵骗了。”展昭说。
  “我也这么想,本来么,杀人又不是儿戏,安庆瑶和李絮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去替童明掩盖罪行,这点合情合理,可是,其他三个人就完全没有理由了……”
  “而偏偏最奇怪的是……”展昭接着他的话说,“死的是张真真和孔丽萍,而不是李絮和安庆瑶~~更不是沈灵。”
  “去会会那对兄妹,就明白了。”白玉堂说完着,踩油门,加速。
  沈潜站在监控室的屏幕墙前,皱眉看着屏幕里赌桌边的双胞胎和白驰。
  “他赢了多少了?”沈潜问身边手下。
  “总共加起来,有差不多三百万了。”手下回答。
  “呵~~”沈潜冷笑,“好你个白锦堂,我开张第一天,就找人来出我洋相~~他没有出老千?”
  “没有。”手下摇头,“他赢得都是转盘和21点……”
  “明白了。”沈潜点头,“那个看起来还没成年的可爱小朋友,就是传说中的那种数字天才,是吧。”
  “老板,要不要去阻止他?”
  “不用。”沈潜摆摆手,笑:“就这点儿钱,算什么,我倒是对那位小朋友很感兴趣。”
  ……
  赌场里,双胞胎数钱数到手软,心情大好!倒不是因为赢了钱,他们高兴是因为——赢的是沈潜的钱!!你想啊,他都取名叫“省钱”了,一下子赢他那么多钱,那还不心疼死??过瘾啊~~~
  一边的赵祯看不下去了,挤进人群,把小白驰拉了出来,“好了,今天就到这儿吧。”
  白驰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赢了多少,他对赌博也没有什么具体的概念,只是开动脑筋,运算加记牌~~
  被赵祯拉出去后,才反应过来,见拉他的是他这辈子最大的“仇人”,板起小脸一甩手,凶:“干什么?!……要你管~~”
  赵祯那个气啊:“小鬼!我是为你好!”不自觉地,语气重了几分。
  白驰被凶,瞪眼看他,一脸委屈。
  赵祯立刻软化,心说——小祖宗啊~~我怎么小时候这么有眼不识泰山,偏偏得罪了那么个记仇的~~
  大小丁凑过来,见赵祯面色不善,一边一个搂住小白驰,冷笑着看赵祯:“怎么,白家的人都敢欺负?不想活啦??”
  赵祯不认识双胞胎,心说我小时候欺负得还少啊?!叹口气,“适可而止吧,太显眼了。”
  双胞胎对视一眼,这个赵祯对他俩的气场一点都不感冒~~而且这说话的气势——是个角色。想想今天的确是有点玩过头了,如果白驰真出了什么事,那就等于得罪了S.C.I.。本来这不可怕~~最多和白玉堂打一架~~可是,现在有了“大嫂”~~得罪S.C.I.的下场很有可能是被白锦堂扔进太平洋里喂鲨鱼~~算了,见好就收吧。
  “小驰驰~~今天就到这里吧~~”说着,把白驰往赵祯怀里一推,摆摆手,“明天给你买礼物哦~~”转身开溜。
  赵祯本能接住被推到怀里的白驰,微微一惊,“这小东西,个子好小啊。”
  白驰像是被刺猬抱了似的,连忙推开赵祯,转身就走,方向——洗手间,讨厌鬼碰过的地方要消毒~~
  离开喧闹的大厅,穿过过道,走向洗手间。
  斜刺里,突然闪出了一个人,白驰没有防备,撞了个满怀。
  揉着鼻子,抬头看,就见站在他面前的……竟是沈潜。
  “没事吧?”沈潜笑着伸手帮他揉揉额头,“都怪我走得太急了。”
  “没……没有。”白驰微微有些紧张,心说……终于和沈潜说上话了。
  “你很厉害。”沈潜说,“可以升做VIP会员了。”
  “VIP?”白驰不解。
  “嗯~~一般楼下大厅里的都是普通赌客,比较专业的高手都在VIP室里……要不要我带你去看看?”沈潜笑着说,“我正好也要去那里。”
  白驰微微犹豫了一下,点头说,“好。”
  马汉远远看见白驰似乎是要和沈潜走,有些着急,刚才双胞胎玩的有些过火了,白驰虽然智商很高,但是为人却稀里糊涂~~别吃亏了……正想走上前,胳膊就被拉住,回头,见赵祯对他摇摇头,指指自己,意思是——他去。
  马汉点点头,赵祯快步地追了过去。
  远处的陈佳怡一直悄悄观察马汉~~现在正气得磨牙~~怎么最近的好男人都喜欢盯着男人看??老娘没魅力么???
  又想一想,不行,这个本小姐太中意了,就算是弯的我也要给他掰直了!!!
  马汉鼻子一痒,打了个喷嚏,就觉后背凉气直冒~~
  沈潜亲昵地搂住白驰的肩膀,引着他往走廊深处走,白驰有些别扭,但也不好表示出来,只是隐隐觉得,沈潜有些不怀好意~~正在不知所措,就听身后有人叫了一声:“小东西!洗手间不在那边。”
  话音落处,赵祯已经走到了两人的身边,伸手一把将白驰拉了过来,颇有几分惊讶地看沈潜:“沈老板?!这么巧?”
  “……赵大魔术师啊~~”沈潜微微的一愣后,很快恢复了正常,笑容可掬地打招呼,“待会儿期待你的表演。”
  “好的。”赵祯笑着伸手搭住白驰的肩膀,“这是我这次表演的助手。”
  “哦~~是么~~”沈潜笑着点头,刚想说话,却被赵祯打断,“我们还有事情,一会儿表演的时候见。”说完,搂着白驰往回走。
  沈潜意味深长地盯着两人的背影看了一会儿,冷笑,离开。
  赵祯带白驰走出了过道,来到洗手间门前,回头见沈潜已经走了,松了口气,低头看白驰,“你没事吧?”
  白驰是一个阶级立场鲜明,爱憎也很分明的好小孩,所以,他伸手,用两个指头夹住赵祯的衣袖,像扔死蟑螂一样扔开,拍拍肩头的灰,转身推开身后洗手间的门,走进去,嘴里哼哼着“消毒!!”关上门。
  赵祯在外面气得跺脚骂娘——死小孩!小心眼!!一点都不可爱!!!
  走到洗手间的洗脸台前,白驰打开水龙头,掬起一把凉水洗洗脸……长出了一口气。
  说实话,刚才幸亏赵祯,不然自己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正想着,突然觉得身边似乎有人,吓了一跳,猛地抬起脸来,就见硕大的镜子里,自己身边赫然站着一个人……
  待看清那人的长相后,白驰愣住……苍白的脸,长长的黑发,斜挑的凤目,淡淡的法令纹……
  “是你?”有些惊喜地转脸看他,“你怎么会在这里?上次多亏了你……”
  白驰的话还没说完,那人歪着头露出那无比天真的笑容,低头轻轻吻上了白驰的额头。
  大脑有瞬间的短路,白驰呆呆地仰脸看着他。
  抬起头,伸舌头舔舔嘴唇,再一次笑开,凑到白驰耳边轻声说:“锋芒不能太露哦~~会有麻烦……聪明人要学会装傻。”轻轻梳理白驰的头发,柔声问,“明白么?”
  “嗯……”白驰点点头。
  “乖~~”又低头凑上去,亲了一下白驰柔软的头发,转身离去。
  白驰从呆愣状态中反应过来,就发现那人已经不见了,暗骂自己没用,快步冲了出去,一头撞上了门外打算开门进来的赵祯。
  “……”赵祯揉着胸口,“你干吗?有鬼追你啊?!”
  白驰听到“鬼”这个词,猛地想到,那个人每次都是这样来无影,去无踪的,感觉,就像是鬼魅一样……
  “喂!”赵祯伸手在白驰眼前挥挥“你没事吧?怎么了?真的见鬼了??”
  回过神来,向远处望,哪里还有那人的影子~~赵祯还在自己眼前像看白痴一样挥着手……
  想到要不是赵祯挡着自己,可能已经追到那个人了……小白驰心里骂……这个灾星!!
  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白驰抬脚,狠狠地,对着赵祯的脚背踩了一脚~~
  “哇~~”
  看着白驰气吼吼地甩手就走,疼得直咧嘴的赵祯气得挠墙~~他爷爷的,老子我招谁惹谁了?!
  白玉堂的车子驶到娱乐城们前,展昭先下了车,抬头打量,目光落到大门口……一愣,随即,拔腿就跑了过去。
  “猫儿?”白玉堂正把车子停进车位,冷不丁见展昭飞也似的跑了,慌忙把车停好,解安全带下车。
  展昭直冲进大门,环视四周……他刚才看见了一个人影……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他很确定没有看错……那个人的存在感太强烈,一定不会错。
  “展博士?”身旁走来了一个人,有些惊喜地和他打招呼。
  展昭转过脸,发现是沈潜。
  “你好~~”没功夫搭理他,展昭草草地打个招呼,接着寻找。
  “怎么了?”沈潜走上几步,近距离地观察展昭,暗道,论漂亮的话,这个还是最出色的,近看更是毫无瑕疵……
  “你脸色不是很好,有什么需要帮忙的?”说着,沈潜就伸出手去,想轻触展昭的脸颊。手指还没碰到那白皙得微微有些透明的皮肤,就见身边快速走上了一个白影——手腕一阵钝痛。白玉堂冷着脸,拍开了他的手。
  沈潜皱眉,白玉堂是练家子,没有拍他的手背,也没有拍胳膊,单单是打了他的手腕……剧痛!他咬紧了牙关,才没叫出声来,不知道手腕伤了没有。
  再转脸看白玉堂,就见他一脸的冰霜……心说——不愧是兄弟,自己的东西绝对不让别人碰,我看这小的比大的还吓人~~
  耸耸肩,沈潜礼貌地点了下头,识趣地转身离开。
  “猫儿,你怎么了?看见什么了?”白玉堂有些担忧地盯着展昭。
  “玉堂,我刚才,看见一个人……”展昭抓住白玉堂敞开的风衣前襟,说得一脸惶急。
  白玉堂好笑,“是么?这么厉害?竟然让你看见一个人?!”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展昭有些生气。
  “好好,你看见谁了?”白玉堂笑问。
  “……”展昭抬头,盯着他的眼睛,缓缓说,“赵爵~~”
  ……
  大厅外,玻璃门边缓步走过一个人,他有些深情地注视着大厅里的两人,伸手,轻轻吻了一下自己的两根手指,将手指按在光洁如镜的玻璃门上,转身离去~~~~
  空灵的声音轻轻地说:“再会,我的天使们……”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