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非人类 02:诅咒

发布于 2022-04-08  23 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阿卡沙可怕的外表和阴恻恻的语调,惊得在场的几个年轻女性都纷纷尖叫。
  白玉堂皱皱眉:“不相干的人都出去。”说着,对门口的曲彦明和另外一个保镖说:“你俩先看着现场。”
  两人很配合地把其他人都请出了房间,那个叫阿卡沙的算命妇人,边走边扯着破碎的嗓子喊:“你们不相信诅咒,不相信恶魔……就会遭到恶魔的惩罚~~”
  摇摇头,白玉堂转回身,就见公孙和展昭已经围在了保险箱边,仔细地审视这具无处不透露着诡异的尸体。
  公孙紧皱着眉,看了半天,对白玉堂说:“得回去把尸体拿出来,才能确定死因。”
  白玉堂沉默了一会儿,问:“他是被肢解放进去的?”
  公孙摇摇头:“不是……是被折起来的。”
  “折……”白玉堂苦笑,“把人折起来?”
  “说实话么?”公孙微微一笑,“的确不像是人能办到的。”说完,走出房间洗手去了。
  白玉堂拍了拍还在盯着箱子里尸体发呆的展昭,问:“猫儿,看出什么了?那么认真?!”
  展昭想了想,说:“小白,你看过回收汽车时,用液压机压车没有?”
  白玉堂点头,“的确~~四面四块钢板,再加上面一块,就能把人挤成方的,问题是,为什么要弄成这样?”
  “两种心态~~”展昭抱着手臂说,“单纯心态是,凶手想要人们把注意力集中到箱尸的诅咒上去~~”
  “二呢?”白玉堂追问,“不单纯的心态?”
  “嗯~~那就要从他的行为来分析了。”展昭说,“这个凶手的心思非常缜密、自信甚至傲慢。”
  “嗯~~”白玉堂点头,“看他弄的这个密室保险箱的凶案现场,还应该加一句他很无聊~~”
  展昭围着桌子慢慢地走一圈,从各个角度打量着那个保险箱:“他在完成之后,应该也这样绕了一圈~~就像是在欣赏自己的杰作……会把手机塞到被害者嘴里,就是最好的证明,他是在嘲笑他,嘲笑所有人,就好象在说……”
  “他就是神……”白玉堂接了一句,“不是人……对不对?!”
  展昭无奈,点点头。
  白玉堂了然,总结:“好啊~~又一个拿人命开玩笑的变态~~”
  这时,门口传来两个同步的声音:“哦呀~~好惊悚啊~~老大就是想拿钱来买这个??”
  白玉堂和展昭回头,就见双胞胎一手提着一个皮箱,出现在了门口。
  “没你俩什么事了!”白玉堂朝箱子呶呶嘴,“收钱的人在里面……东西没了!”
  “那……老大人呢?”小丁四周一望。
  其他人也纷纷四顾……白锦堂刚才还在门口站着的——哪儿去了?
  洗手间里,公孙打开水龙头,洗手……也许是多年当法医的习惯,公孙会先戴着手套洗,把手套洗得干干净净,再把手套摘下来,洗手。
  低头冲着水,脑子里都是刚才那具尸体古怪的死装,忽觉后背温热……一抬头,只见白锦堂不知何时站在了他身后。
  有些疑惑地望了镜子里的人一眼,“你怎么来了?”公孙一边洗手,一边问。
  白锦堂不说话,微笑着低头凑到公孙耳边说:“你刚才验尸的样子真性感。”
  公孙笑而不语。
  白锦堂站在他身边,等着他洗完手
  两人再从洗手间出来时,S.C.I.的众警员已经到了。
  现场勘查及取证完毕后,公孙要大家把箱子再锁上,带回S.C.I.的法医室~~展昭白玉堂看他一脸急切,就知道他迫不及待想把尸体从箱子里拿出来了。
  正这时,就听门口传来了争吵声,卡洛斯的秘书吕燕正抓着曲彦明和另一个保镖,说要他们负责。
  “是你们,除了你们没人可以动手脚!”吕燕激动异常,对身边的警察说:“警官!抓住他们,肯定是他们动了手脚,没有其他人!!”
  “可是……”展昭突然问:“钥匙在你那里……是不是?”
  “我……”吕燕微微一愣,放开了曲彦明和那个保镖,有些失魂落魄地自言自语,“不会是诅咒的……那只是传说……不会是真的……”
  “什么传说?”展昭觉得她的举动有些奇怪,带她单独去了休息室坐下聊。
  白玉堂和其他警员对在场的所有人进行了询问,做了记录后,只留下曲彦明和另一个,叫冯杰的保镖。
  有些歉意地拍拍曲彦明的肩膀,“你两还要去警局做一份比较详细的笔录,需要描述一下细节。”
  说完,让王朝和张龙带两人先回局里。
  曲彦明在离开前,回头看了一眼休息室,眼神有些复杂。
  “怎么了?”白玉堂有些不解。
  “嗯……”曲彦明想了想,说,“队长,今早,我听到卡洛斯先生和吕秘书在放箱尸进去时……”说着,指了指特别会见室的大门,“他们在里面很激烈地争吵。”
  “对!”冯杰说,“我也听见了。”
  “他们吵什么?!”白玉堂问。
  “因为关着门,听不清楚,不过他们反复提到诅咒两个字。”曲彦明说。
  “是啊!”冯杰补充,“因为吕燕的嗓门很尖,所以这两个字最清楚。”
  这时,展昭和吕燕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王朝张龙带着三人回警局。
  “猫儿,怎么样?”白玉堂见展昭紧皱着眉头,感觉情况可能不太妙。
  展昭叹了口气,说:“边走边说吧。”说着,拉起白玉堂就往外走。
  “去哪里?”白玉堂有些不解,他还想去看博物馆的监控录像来着。
  “卡洛斯家!”展昭说。
  吩咐马汉和赵虎去看监控录像,白玉堂和展昭出了博物馆,驱车往卡洛斯在城郊的别墅驶去。
  “刚才,吕燕说了一个很有趣的故事。”展昭用食指轻轻叩着下巴,“有关于箱尸的诅咒。”
  “说来听听。”白玉堂很感兴趣地问。
  “这具箱尸的来历很特别。”展昭说,“这是‘图西’族的最后一具箱尸。”
  “最后一具?”白玉堂不解,“之后就不做了?”
  展昭摇摇头:“图西族灭绝了,被灭绝的!”
  白玉堂略有惊讶,“被?你是说……他们不是自然灭绝的?”
  “嗯。”展昭点头,“图西人生活在东南亚一座小岛屿的丛林里。大概一百多年前,一艘荷兰的商船抛锚在那个小岛上。图西人救了他们,热情地款待他们……
  但是,等那些船员获救后,惊叹于图西族箱尸的精湛工艺,于是,他们杀光了所有的图西人,想要抢夺这些珍贵的箱尸……唯一活下来的图西族首领,把所有的箱尸都烧了……”
  “那么……这次展出的箱尸呢?”白玉堂不解。
  “……是那个首领的……”展昭说。
  “……”白玉堂脸上颇有些惊讶,“你是说……”
  展昭点头:“那几个荷兰人恼羞成怒……他们见识过制作箱尸的过程,所以就将那个首领活生生地做成了箱尸。”
  听完,白玉堂皱眉:“难怪那具尸体的表情那么痛苦和怨恨了。”
  “那个首领死前,用图西族世代流传的咒语……来诅咒这几个荷兰人,和他们的后代。”展昭说,“据吕燕说,卡洛斯是从一个荷兰老人那里得到这个箱尸的。”
  “那个老人就是那些荷兰人其中之一的后代?”白玉堂问,“后来呢?那个诅咒应验了么?”
  “据说……全都死于非命。”展昭说,“卡洛斯也最近刚刚痛失厮守了二十年的爱妻……小儿子也得了怪病,变得疯疯癫癫,所以他开始相信那个诅咒,就想找人脱手。”
  白玉堂沉默了片刻:“吕燕跟他争吵,估计就是因为怕这个东西卖出去,会给别人带来噩运。”
  “唉~~”展昭看他,“大哥没买到,也算不错。”
  “你相信?”白玉堂笑,“猫儿,你以前最不信这些鬼神之说的。”
  展昭点头,“我是不信啊。一切的恶魔都是由人心滋长出来的。”看了白玉堂一眼,缓缓道:“所以,被有心魔的人盯上,跟被恶魔盯上没有区别。”
  “呀啊~~~~”突然,一阵尖利异常的女人尖叫声打断,声音是从别墅里传来的。
  “……刚才……”
  “……对啊!”
  “你也听到……”
  “……没错!”
  “……里面……”
  “……是啊!”
  两人迅速下车,冲到别墅门前,拍高耸的铁门,没人来开。
  “呀啊~~~”又一声,比刚才更加惨烈。
  白玉堂退后两步,助跑后纵身跃起,快速地踩着铁门和墙壁~~三步就上了围墙,纵身跃下,反手打开门,和展昭一起向里面跑去。
  穿过花园,是一幢白色的中世纪风格别墅,尖叫声不断地从别墅里传出来。
  白玉堂和展昭顾不得其他,直接冲进别墅……
  就见一个女佣模样的中年妇女正跪在地上不停地尖叫。
  她身前好几断血淋淋的动物肢体——像是白色的小狗,惨白的绒毛沾满了鲜血,看起来万分地可怖。
  “呵呵呵呵呵……”一阵轻笑声从上方传来。
  两人抬头一看,就见二楼的回廊扶手上,坐着一个少年。他看起来不过十三四岁,棕色的短短卷发,苍白的肤色,白色衬衫加黑色的长裤……
  他坐在黑色的铁制围栏上,悠闲地晃动着腿,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少年左手上拿着把带血的锋利小刀,脸上、前襟,沾了不少血。右手上,拿着一个血淋淋的小狗的脑袋,呵呵笑着看下面的白玉堂和展昭,似乎是在哼着某首歌谣~~声音间间歇歇,说不出的怪异。
  展昭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缓缓地说:“OCD……”
  白玉堂注视着上方的少年,听到展昭的话,一愣:“OCD?强迫症?!”
  展昭点头:“他坐在第五个房间的门口、第五段栏杆、只扣了五颗纽扣、每晃五下换一次腿,每次只哼哼五个字……动物的尸体分成五段……”
  “能不能让他下来~别伤着别人也别伤着自己~”白玉堂问展昭。
  想了一下,展昭微微一笑:“没问题~~”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