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手非人类 06:鹰王

NyaDooNyaDoo·2022-04-08·180次阅读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


  白玉堂把蒋平说的告诉了展昭。
  展昭连忙问傅义山:“傅先生,你了不了解关于这个鹰王图腾的详情。它和死亡有什么关系?”
  “呃……”傅义山想了想,说,“我大致了解过一些背景资料,这个鹰王的图腾在图西族就相当于死神,呃……”
  “时间紧迫……”白玉堂打断了傅义山的长篇大论,“你知不知道,被死神,也就是鹰王惩罚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
  “呃……砍头……”傅义山简洁地回答。
  白玉堂和展昭对视了一眼。
  “猫儿,转播车最多十分钟后就会到。”白玉堂看表,“我们只有十分钟时间。”
  “平常这个时候,你都在干什么?”展昭问傅义山。
  “呃……我……”傅义山也被弄得有些紧张,“我应该在书房看书。”
  “书房在哪儿?”两人齐声问。
  “我带你们去……”说着,傅义山带着两人快步走向自己在二楼的书房。到了门前,伸手要开门……白玉堂一把拉住他,“等等。”
  说着,把傅义山拉到了身后,白玉堂转开门把,轻轻一推,门“吱扭”一声打开。
  房里空无一人,白玉堂率先走了进去,展昭跟了进去。
  进了房间,两人抬头环顾四周,书房的布置很简单:红木制的家具,宽大的书桌,书架上码满了书,古色古香的花瓶~~展昭突然拍了一下白玉堂的肩膀,伸手指指天花板,白玉堂抬头一看……皱眉。
  就见那乍看之下空无一物的天花板上,有几道隐隐的幽光——仔细分辨,才看出那是几根交错的玻璃线。
  两人顺着玻璃线的方向移动着视线,飞速地思考着,片刻后,心领神会地交换了一个眼神,目光最终都落在了书桌的电话上。
  展昭又逡视了书房一圈,搬过地上一个半米多高的花瓶,放到书桌后的椅子上。
  白玉堂告诉傅义山身后的秘书邱羽:“找一根五米左右的细绳,再找一个西瓜或者哈密瓜……要快!”
  “好……”邱羽跑了出去,不一会儿,回来,手上拿着一个西瓜和一卷细绳。
  展昭接过瓜,放到了花瓶上。然后,在不拿起电话听筒的状态下,将绳子的一头,小心翼翼地系到听筒上,另一头拉到了门外,放在地上。
  这时,傅义山和邱羽才注意到,电话机的听筒下面,压着一根玻璃绳,绳子极细,垂到地上,沿着墙角,爬出了窗外……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没法发现!
  准备工作做完后,众人退到了门外。
  “隔壁房间的朝向是不是和这里一样?”展昭问傅义山。
  “嗯。”傅义山点头。
  白玉堂转身下了楼,展昭则走进了隔壁的房间,带着傅义山和邱羽一起,隐到窗户后面。
  透过窗户,已经可以看到远处驶来的电视台转播车了,展昭的电话响,接起来:“小白,你准备好了?”
  “好了!”楼下,白玉堂隐藏在门后,专注地隔着玻璃注视着大门前徘徊着的所有人:保镖、佣人、园丁……
  很快,转播车驶到了大门前,工作人员抬着摄影器材下来,有几个保镖上前阻止,女主持人似乎是与保镖发生了一些争执。就在这时,其中一个身材比较矮、肤色黝黑的保镖拿出了电话,按下几个按键——与此同时,隔壁书房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
  展昭快步走到了书房门口,一拽地上的那根绳子——书桌上的电话听筒“啪”地一声被扯了下来,听筒下压着的那段玻璃绳瞬间飞了出去~~就听窗外“啪”地一声轻响。
  随着这声响动,天花板上纵横交错的玻璃绳猛地拉直抽紧,横向划过~~空中幽光一闪——在门外的三人就感觉有几丝凉风带过,“咔”地一声……那个放在花瓶上的西瓜上,出现了一道裂纹,瓜身瞬间一份为二,上面的半个滑落下来,落地……摔得粉碎。
  又是“嗖嗖”地几声响,刚才割开瓜身的玻璃绳,顺着窗户飞了出去,很快踪迹不见。
  这时,楼下传来了隐约的骚乱之声。
  展昭拿起电话,他和白玉堂的手机一直是接通的状态,“小白!好了!”
  白玉堂拿着手机,双眼紧紧地盯着那个快速往回跑的矮个儿保镖,笑:“猫儿,我这儿也好了。”说完,合上电话,快步走了出去。
  展昭迅速跑回隔壁的房间,透过窗户看向下方,就见那个保镖走到了楼下的花坛里,弯腰伸手,拾起了地上的一样东西,刚想站直身子,白玉堂已经走到他背后,一拍他肩膀:“捡什么呢?!”
  那保镖一惊,估计是预料到大事不妙了,他似乎也会些拳脚,回手就是一拳!可惜,他打错了人~~白玉堂微微偏头避开他的拳头,左手抓住他的手腕,用力~~就听“咔嗒”一声的关节错位声。
  “唔……”没等那人惨叫出口,白玉堂已经一手刀朝着他的肋下砍了过去。
  “啊……”那保镖闷哼一声后,被白玉堂顺势一带,扔出了花坛,躺倒在地直哼哼,蜷缩着再也动不了。
  见白玉堂低下身来,保镖紧张地想挣扎着站起,白玉堂笑着拍拍他肩膀:“躺着吧兄弟~~你至少断了两根肋骨!”说着,在他的口袋里一阵翻找,拿出了一卷玻璃线~~线的一头还系着一枚小巧的钢制弩箭。再抬头,就见窗户下面的隐蔽处,有一张小巧的弓弩。弓上也系了根玻璃绳,一直垂到地面,只是有墙上爬山虎的遮挡,站远了根本发现不了。抬手一扯玻璃绳,连同那张弓一起扯了下来。
  可以想见,如果今天自己和展昭没有来,那么刚才在里面被玻璃绳砍下的不会是西瓜,而是傅义山的头!保镖再乘乱捡走玻璃绳和弓弩,这个案件将又会是一起完美的诅咒杀人事件!
  这时,展昭也跑了下来,看看地上躺着的保镖,问白玉堂:“怎么样?”
  白玉堂把手上的弓弩递给他:“全在这儿!”
  “果然!”展昭接过东西,“这回可以说明,跟本就没有什么诅咒!”
  点点头,白玉堂沉声道:“很明显,凶手是人!”说着,问那保镖,“喂!为什么杀傅老?”
  “杀……杀人?!”保镖惊得差点从地上蹦起来,牵动了断裂的肋骨,疼得龇牙,“我……我不知道是杀人……我只是财迷心窍了……”
  “财迷心窍?”展昭想了想,问,“是有人给你钱,让你这么干的?”
  “对……对。”保镖一个劲儿点头,我前几天赌钱输了,欠了一屁股债。那天,有个电话突然打来找我,说,只要我按照他的意思,在今天这个时候,打个电话,再帮忙捡个东西扔掉,就给我一大笔钱……他先在我的信箱里放了定金,还威胁我说,如果不帮他,就要向保全公司告发我的债务问题,到时候,我就连饭碗都保不住了,所以……我,我真的不知道他要杀人啊……”
  展昭和白玉堂也觉得这人只是被利用了而已,这整个案件的凶手可谓是老谋深算,绝对不会自己来冒这样的险。
  很快,警局派来人,带走了保镖,白玉堂和展昭告别傅义山,驱车离去,他们不是回S.C.I.,而是赶往正在做视频直播的阿卡沙的工作室。
  这次事件,阿卡沙绝对是知情人,不然的话,为什么每一次案件她都在?!关键是她预言的时间,和杀人案件的精妙布局配合得天衣无缝?!
  展昭拿起电话打给蒋平,问他现在人没死,阿卡沙的直播节目怎么样了?
  蒋平回答说:“从刚才开始视频直播就卡住了,一直没通,定格在阿卡沙一脸惊疑的表情上。”说完,还给展昭发了一张图片,就见电脑上的直播视频里,阿卡沙一脸惊异地直视着前方。
  “不好!”展昭惊得叫了起来,“她可能有危险!!”
  白玉堂踩足油门,“猫儿,你是说她有可能被灭口?”
  展昭皱眉,“凶手第一次杀萧陆的时候很低调,甚至是掩饰成自杀案件;第二次杀卡洛斯,引起了一定的关注;第三次杀田中,在镜头前;接下来杀莫宁,就开始预告……他正在一步步地升级……越来越自信!”
  “阿卡沙一直都是诅咒杀人的鼓吹者,如果留着她绝对是对凶手有好处的,但关键是我们阻止了傅义山的被杀,也就是说,所有的人都会猜到阿卡沙是谋杀事件的知情人。”白玉堂拿出警灯装到车顶上,“也就是说,凶手要杀阿卡沙的行动是临时决定的……我们说不定能撞上他!”
  ……
  S.C.I.的门口,白驰从他那辆可爱的黄色金龟子里出来,并从副驾驶座上拿出了大量的材料、书籍、旧报纸。
  图书馆的管理员已经认识他这个专门来找资料的警察了。
  捧起那堆纸张,白驰看不清路,晃晃悠悠想往前走,突然从侧面闪出两个人来狠狠撞了他一下。
  “哗”地一声,纸张书籍撒了一地,白驰也摔倒在了地上。
  由于前一阵子刚下过雪,地上有些地方还是湿的,白驰爬起来,顾不得计较是谁撞他,赶快去捡散落的纸张。
  就在他捡一份旧报纸的时候,一只脚突然踩住了那张报纸。
  白驰一惊,抬头看去,就见面前站着两个人,正脸带嘲笑地低头看着他,看清两人的长相后,白驰就是一皱眉。
  他伸手拽住那份被踩住的旧报纸,对那人说:“你……踩住我的……资料了。”
  “哎呀……”那人夸张地叫了一声,抬起脚,对白驰说,“抱歉抱歉……我没有看见~~”
  捡起所有的资料,放到汽车上,白驰拿出纸巾轻轻地擦纸张上的泥污。
  那两人非但没走,反而凑到白驰身边,问:“我说白警官啊,我还以为你转去S.C.I.是去破什么大案子呢,原来是去给人家收废报纸啊~~”
  白驰不理会他俩,只是快速地把文件整理好,准备离开,但是,那两人却拦住了他的道路。
  “别走啊,跟我们说说,S.C.I.怎么样?那可是我们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啊。”
  白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这两人是他在巡警队时的同事,当了好多年巡警了,一个叫吴凯,一个叫徐亚冬,以前经常取笑他。
  见白驰不理会自己,徐亚冬说:“唉~~人家现在是精英了,在S.C.I.扫厕所,也比在巡警队里当老大强啊!”
  “是啊!”吴凯点着头,“我也想去,可惜啊,我不姓白,没人罩着……”
  白驰听到这里,直视两人:“你们……别胡说八道!”
  两人见以前小兔子一样的白驰竟然会横眉立目地回嘴,都有些吃惊。但是随即又更加不屑:“看这神气的,唉,谁不知道白玉堂出了名的护短~~连你这样的都能进警局的精英部队,看来S.C.I.也不怎么样!……”
  把资料往汽车前盖上一放,白驰怒视两人:“你们说我不要紧,不要说白队长和S.C.I.!”
  徐亚冬和吴凯以为白驰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论谁欺负他,他都不敢反抗。但是他们不知道,白驰在展昭的“治疗”和“□”下,现在凶得要命,再加上他本身就对白玉堂尊敬异常,敢当着他的面侮辱他偶像~~兔子也咬人的!!
  见言语已经无法再威吓到他,徐亚冬伸手就推了白驰一把:“几天不见,神气得都不行啦……你还真以为你是精英啊?!”
  几人在这里争执,都没留意到一辆很大的黑色吉普,已经停在了他们不远的地方,车门打开……
  “怎么?不是出息了么?”吴凯看着被推了一下的白驰,“怎么不还手啊?!”
  白驰站直,看着两人:“你俩还是不是警察?警察这么蛮横的么?!”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无言以对,但又觉得面子上下不来,提高了嗓门对白驰嚷嚷,“你还想教训我们啊?你才当了几天警察?!”
  白驰面不改色:“是不是好警察和时间长短没关系,重要的是,要时刻记住不要给警察丢脸!”
  “你……”两人无话可说,正想动手,却觉得身后似乎有什么动物正在喘着气,听起来像是狗……猛回头……
  就看见一只巨大的白色非洲雄狮正站在他们背后……
  里斯本见两人回头,突然扯开嗓子张开那血盆大口吼了一声~~
  “妈呀~~”徐亚冬和吴凯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连连后退。
  里斯本却气势汹汹地朝两人走了过来。
  徐亚冬似乎是醒悟了过来,连忙抖着手掏枪……对准了里斯本。
  “不要啊!!”白驰惊叫一声,但是徐亚冬已经扣动了扳机。
  奇怪的是,“咔嗒、咔嗒”地扣了几下,毫无反应……吴凯也拿出了自己的枪……一样,两把枪里~~没子弹。
  “不好意思……”赵祯不知何时已经靠在了白驰的车边,抬手,轻轻地抛动着手中的一把子弹,“他是我的宠物……平时很温和,惹急了可是会咬人的!”
  白驰脸唰就红了,赵祯这话,听着不知道是在说里斯本,还是在说他。
  见周围不少人都好奇地盯着这里看,估计都被刚才的那声狮子吼给惊了。
  “里斯本,回车上去!”白驰拍拍乖乖蹲坐到他身边的里斯本的脑袋,里斯本立刻就回到了赵祯的那辆大吉普里。
  徐亚冬和吴凯吓得失魂落魄,看怪物一样地看了白驰一眼后,转身就跑。
  赵祯笑着把手中的子弹往地上一扔~~伸手搭小白驰的肩膀。
  白驰脸红红,“谁要你帮忙,我自己会解决……我也不是那么没用……”
  “嗯嗯~~”赵祯点头,凑过去亲他头发,“你刚才帅呆了……”
  腾地一下,白驰头上蒸汽冒起,狠狠踩了赵祯一脚后,面红耳赤抱着资料逃走~~
  赵祯在后面哈哈大笑,正想追上去,却被人拉了一下。回头,就见莫里斯哭丧着脸:“祯,你和那个男孩什么关系?你说好了陪我来S.C.I.,莫不是为了见那男孩?我好伤心啊!”边说,边装模作样伸手擦眼睛。
  “神经~~”赵祯摇头,关了吉普的车门往前走,招呼身后的莫里斯,“快点!”
  “嗯!”莫里斯笑着点头,但当赵祯转过身背对他的时候,那张笑脸却瞬间变得冰冷。莫里斯回过头,冷冷地看了一眼路边停着的,白驰那辆可爱的小车,眼中,满是不屑~~

返回 SCI谜案集(第一部) 章节目录